导读:“买的时候就要想好有一定的风险,我们只负责代购。”周爽(化名)告诉网易财经,在她店里代购的奶粉遇到类似于产品召回之类的问题,她也不会负责退货。 周爽是淘宝的一家明治奶粉代购卖家。本人在日本生活的她,在沈阳、上海、深圳三地找朋友设了“发货点”,多的时候每月卖出明治奶粉一千余桶。尽管淘宝网官方已经屏蔽关于明治奶粉的搜索,责令卖家下架所有明治奶粉,还对外表示“买家可凭订单号免费退货或换购其他产品”。 在周爽看来,目前下架明治奶粉已让自己承受亏损,退货对于她这样的小店根本不能承受。“

“买的时候就要想好有一定的风险,我们只负责代购。”周爽(化名)告诉网易财经,在她店里代购的奶粉遇到类似于产品召回之类的问题,她也不会负责退货。

在周爽看来,绝大多数消费者其实也不会选择退货,因为从运费上讲,这是一项“不划算的买卖”。

据了解,日本奶粉代购网店的运送渠道只有海运与空运形式,空运价格比较高,海运相对便宜。即使海运形式按照目前的汇率计算,从日本发往北京的运费每箱就超过350元,要耗时半个月以上。若消费者选择退货自己须承担运费。

12月6日,亚洲最大的乳制品企业日本明治乳业株式会社(后简称“日本明治公司”)公布,该公司生产的“明治STEP”多个批次的奶粉被检测出微量放射性铯,并决定召回约40万罐奶粉,进行无偿更换。这是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以来,日本首次发现奶粉遭到放射性物质污染。

尽管受2010年4月日本发生口蹄疫和今年发生的核泄漏事故影响,目前中国政府禁止产地日本的奶粉进口国内。不过,淘宝代购卖家的“兴盛”,许多中国消费者依然买到产地日本的原装明治奶粉。

农业部奶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马莹曾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外资品牌奶粉产品有一半以上是通过网络代购的渠道流入国内。

周爽的网络头像是她与丈夫在早稻田大学前的合影照片,留学后定居日本的她有一份工作,而在3年前,她多了一项副业——奶粉代购网店店主。她在沈阳、深圳、上海各找了一位朋友作为国内“经销商”,作为邮寄中转站。

周爽的网店销售的产品只有一种,日本国内企业生产的婴幼儿奶粉,品牌包括明治、森永等。通过国内电子商务平台接单后,周爽从日本的大中型超市,药妆店和区域奶粉供应商购买产品,并通过日本邮政海运回国内。

在日本地震核辐射事件发生前,她基本每天都要往国内邮寄奶粉,每箱8桶奶粉,一次5箱左右,一桶奶粉带来的差价利润及代购费用达到10—15元,这项副业为她每月增加的收入最高时超过3万元,而即使在地震后,这项收入也稳定在1万元左右。

“明治奶粉是我店里的卖得最好的产品,即使是震后。”周爽通过网络聊天工具告诉网易财经。而此次的明治奶粉“质量门”,已经基本断了她的这项“副业”收入。

网易财经仅在一家规模较大的销售平台统计,具有此次受污染的“明治STEP”奶粉销售记录的数据显示,已销售至国内的产品就已接近千箱(8000桶)。事实上在淘宝这家国内最大电子商务平台上,类似于周爽一样的奶粉代购网店就数以百计,具有明治奶粉业务的也多达数十家。

“在外国的购物网站,我是用Google翻译成中文看懂后再支付,若是产品有问题,我只能换个牌子。懒得退货和其他交涉,太麻烦了,自己还要承担昂贵的运费。”一位从荷兰购物网站购买原装奶粉的消费者告诉网易财经。

有上述想法的消费者很多。店主周爽告诉网易财经:“其实,目前来咨询退货的也很少。”

12月7日,淘宝网官方对外表示,淘宝网立即下架了所有日本明治奶粉,并已经与商户沟通,对购买了问题批次奶粉的消费者提供免费退换货,买家可凭订单号免费退货或换购其他产品。同时,淘宝网已向浙江工商、食品监管部门做了报备,下一步将等待相关部门通知。

不过,淘宝的这些紧急措施,也不是所有卖家都“遵守”。在一家名叫童之梦的明治奶粉淘宝代购卖家,客服表示:“只要你想买明治奶粉,我们店里还有的。”对于退货的咨询,该客服不做回应。

而对于此次召回,截止网易财经发稿,日本明治公司对于代购等各种非官方渠道销往中国市场的产品并未公布任何召回方案。

“日本国内工厂生产的产品在中国国内没有任何正式销售渠道。”明治乳业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客服人员告诉网易财经。该公司是日本明治公司2007年进入中国市场设立的贸易总公司,是其在中国国内的唯一对外窗口。

网易财经从明治中国上海总公司及广州分公司了解到,该公司仅负责国内市场“珍爱”系列的明治产品,对于中国消费者从代购渠道购买的日本明治产品与该公司并无任何联系,该公司亦不负有任何责任。

而中国消费者协会及广东省消费者协会对于此事的回应解答亦是“谁经销,谁负责。”“对于淘宝网渠道购买的产品就找卖家,而从日本带回来的就只能找回日本的销售商”。

“如果明治中国公司不予处理,消费者只能通过与经销商协商处理。”中国消费者协会咨询处人士告诉网易财经。

据一位外资乳业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网易财经,自中国政府禁止日本产奶粉进口国内后,日本明治公司对其日本原产的产品在中国市场未布局官方的的销售渠道,所以涉及到产品召回时,中国市场也并不具有解决途径。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此前发布的《2010年度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海外代购市场交易规模达到120亿元,其中化妆品、奶粉、箱包代购量位居前三。奶粉成中国第二大最受欢迎海外代购产品。

据了解,作为奶粉代购的最主要渠道,代购网店类电子商务形势形成规模则出现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

网易财经通过对国内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奶粉代购网店数量进行统计,销量排名前50家网店中,所有店面创建时间均是在三聚氰胺事件出现之后,其中有24家是在2008年创建。

在该平台中搜索“代购奶粉”关键词,显示找到“相关宝贝34866件”,品牌涉及明治、雅培、美赞臣、惠氏、雀巢、美素等近20种,产地则有日本、美国、新西兰、荷兰等。

在销量方面,前50名中,排名第一的代购网店在最近30天仅一项产品的销量就超过2000罐,这一数字远超国内绝大多数超市卖场等实体店销售渠道的销售量,而排在第50位的销售量也超过250罐。

不断出现的国产奶粉质量门事件促进了外资品牌奶粉代购行程规模,同时也已国产奶粉产量的萎缩,而相反外资品牌产量却上升。

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曾对媒体透露的数据是以往国内婴儿配方奶粉产量都是年年增加,但2010年约下降12%。一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大陆婴幼儿奶粉供应量达56万吨左右,其中外国品牌婴幼儿奶粉的提供量接近半数,上升明显。

“代购奶粉并非价格因素,而是国内奶粉市场整体阴影重重,消费者对奶粉的质量产生疑问,使海外品牌奶粉的高品质形象倍增。”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对网易财经分析表示。

国产奶粉陷入信任危机,洋奶粉代购也没有保障,中国宝宝的口粮问题何时才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