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对于占据全国玩具出口总额半壁江山的广东玩具业来说,今年的冬天并不好过。由于海外市场需求下降和人工、租金、原材料等成本的不断上涨,企业只能通过缩减人员、提价等手段在狭缝中求生存。与鼎盛时期相比,多家企业目前的员工人数已减少一半以上。

2006年创立的东莞市寮步东林玩具加工厂,主要做毛绒玩具和礼品公仔等业务,年销售额约在500万元。该厂负责人邓某告诉网易财经,受欧洲债务危机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该厂的订单减少了20%左右,员工也从最多时的200人裁减到现在的五六十人。

“单是员工每月的工资,就从2009年的1800元涨至现在的3000元左右,其他原材料等成本也在上涨,一般小企业根本无法承受,”对于不断提高的经营成本,邓先生多少显得有些无奈。

订单减少,成本上涨,是目前中小型玩具企业面临的最普遍的问题。多位玩具企业负责人均向网易财经表示,不得不通过裁员来艰难度日。与鼎盛时期相比,不少企业目前的员工人数已减少一半以上。

愿景电子玩具有限公司负责人谢道新向网易财经表示,由于公司主要做出口,国内外经济的不景气导致公司今年至少减少了二三百万美元的订单。但订单少了,人工成本却大幅上升,“现在员工每人每月工资都达到3000元左右,我们没办法,只能控制员工数量减少支出,公司员工已从原来的200-300人裁减至现在不到100人了。”

一位不愿具名的广州某玩具厂负责人算了一笔账:十年前工人工资大概就每小时2-3元,2006年也不过每小时5-6元,但现在每小时8-10元甚至更高,“我们以前人工成本不到总成本15%,利润也有20%以上,但现在人工成本接近30%,利润也在10%以下了。”

在人工等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一些玩具企业不得不通过提价来维持生存。

据了解,东林玩具加工厂今年销售价格已较此前提高了5%,预计到年后还会进一步提价5%左右。东莞市南洋玩具有限公司负责人林先生也称,产品的销售价格已提高约5%。

不过,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看来,提价始终是把双刃剑,因为这样可能会牺牲部分市场,“内销的可能提价相对容易一些,但出口的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很多玩具企业都是OEM(俗称代工)的,技术能力不高,议价能力不强,就算是有心提价也未必提得了。”

林江说,相对而言,一些大的玩具企业由于产品质量较好,订单也比较稳定,并且议价能力较强,因此,在利润方面还能得到保障,但一些小企业受到的冲击就较大。

玩具企业被迫提价维持生存的效果直接体现在出口业绩上:海关统计数据显示,1-6月全国玩具出口93.79亿美元,同比增长达30.5%,即使以海关商品编码9503序列12大类传统普通玩具计算,也有44.92亿美元,同比增长8.26%。

广东地区的成绩单同样不俗:1-6月广东玩具出口47.27亿美元,同比上升16.76%,占据了全国玩具出口的半壁江山。如以普通玩具产品计算则为31.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约为全国出口总额的近七成。

“出口金额的增长并不代表产品出口数量的增长,市场需求实际上并不旺盛。”广东省玩具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样的情况大体表明,上半年我国玩具出口金额之所以有良好的增长,主要原因是企业因人工等成本上涨而被迫提价有关。

仔细研究海关数据可发现:在上半年出口的12大类普通玩具出口中,有5大类产品的出口数量同比下跌而出口金额上升或出口金额下降幅度远低于出口数量。如商品编码为95030081“的其他玩具,组装成套的玩具及模型”,出口数量同比下降0.73%,但出口金额大幅上升39.1%。

而对于玩具行业而言,众所周知,更大的问题是账期长,生产厂商一般要等上半年甚至一年时间才能拿到货款,一般的中小企业,很难承受这样的资金周转压力,这也成为压倒许多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在今年6月,位于虎门龙眼社区的东莞冠越玩具厂传来了倒闭的消息。这是在世界玩具业巨头合俊玩具厂倒闭后,又一家大型玩具厂土崩瓦解,不少业内人士唏嘘不已。

冠越玩具曾经是一家旗帜性的龙头企业,其由李嘉诚实际控制的和记港陆创立,2008年金融危机时,李嘉诚抛售了冠越81%股权,随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东莞考察时,还曾专门到访该厂。如今,这家工厂的厂区已经被华盛玩具有限公司租用,进行玩具生产和研发。

规模较大的冠越尚且遭遇被淘汰的命运,一些小玩具厂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据广东省玩具协会透露,今年6月以来,广东已发生多起玩具公司停产倒闭事件。

统计数据显示,2005-2010年,玩具行业企业数量逐年增加,分别为1365家、1451家、1578家、1718家、1867家及1899家,但到了2011年,企业数量暴跌至1172家,同比降幅接近四成。今年一季度,企业数量继续在1200家上下徘徊。

与此同时,订单有向广东省以外的地区或其他国家转移的迹象。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告诉网易财经,东莞玩具业部分订单正在向东南亚、还有湖南等内陆转移,很多企业也表示了搬迁的愿望,“以前东莞是玩具中心,具备集群效应,故企业可以接受租金、人工成本比其他地区高,但现在市场不好,企业不得不考虑成本等问题。”

对外是出口受困,对内是人工、原材料等成本上涨,玩具企业的出路在何方?在网易财经调查的过程中,听得最多的做法是出口转内销。

东莞市寮步东林玩具加工厂负责人邓先生就表示,目前出口形势不太乐观,公司今年年初已经开拓内销,并且取得了一定成效,现在该企业70%是靠内销来维持。愿景电子玩具有限公司负责人谢道新也称,公司计划进一步扩大内销,转战国内玩具市场。

但是,内销比外贸难做得多。企业做外贸,只要国外客户下了订单,就可以按照客户设计需要来生产,不用太多过问市场和渠道。但是自己做内销就需要品牌效应,把品牌做起来至少得三五年的时间,并且还要花钱大力拓展渠道。

一位玩具厂负责人说,开拓国内市场,就要增加销售店面等开支,还有宣传费用等,这样可能会导致国内市场的价格比国外市场的价格还高,价格一高,市场就未必能接受。

不过,在林江教授看来,由于家长对孩子教育的日益重视,国内玩具市场尤其是益智类产品还有很大的空间,内销即使前期很难做,企业也应该去尝试,在这个过程中,行业洗牌难免,一些缺乏创意的企业可能会被淘汰,而一些能不断吸收国外龙头企业成功经验、富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则有机会存活下来,并成为今后国内的龙头。

国海证券分析师刘金沪则表示,大多数有所建树的玩具企业并不是简单地进行玩具销售,而是以玩具为载体,向消费者进行文化输出,他们通过市场细分来实现玩具产品的差异化,满足不同消费群体心理需要和文化诉求,从而实现产品的市场价值,为公司取得盈利。

刘金沪举例称,从芭比诞生之初,玩具巨头美泰就赋予她深深的时代感和文化内涵,努力将其塑造为一个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且独立进取的女性。通过多元化的宣传与推广,美泰以芭比为载体的文化营销让她成为了经久不衰的典范。

广东省玩具协会相关负责人也称,在传统普通玩具产品中注入积极、时尚的文化是个不错的方法。他说,伦敦奥运会期间,一只形象趣致的普通小鸭(humble duck)只因为戴上特定国家的徽章或小旗或标识,成了商场最畅销的玩具。而奥运会期间印度推出三款“我能成为奥运冠军”的娃娃,市场销售也十分理想。

或许,对于邓先生们这些转做内销的厂商来说,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自勉:虽然道路是曲折的,但前景毕竟是光明的。

网易财经:黎晓云 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