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乳业上黑榜揭行业弊病:生产过程节节出错

2015/07/09 10:34      法治周末

飞鹤关山乳业6批次羊奶粉被检出不合格

此次事件暴露出了关山乳业在原材料采集、人员把控、生产监控、产品自检方面都存在一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只是发展尚不成熟的羊奶粉行业问题的一次集中体现

6月2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食药总局”)公布了今年第二季度婴幼儿配方乳粉专项抽检结果,涉及到陕西飞鹤关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西安飞鹤关山乳业有限公司和陕西唐秦龙乳业有限公司3家企业的7批次婴幼儿配方羊奶粉不合格。

其中有6批次产品系飞鹤关山的产品,飞鹤乳业作为飞鹤关山的控股股东之一当天即作出官方回应,称在第一时间责令并督促关山乳业全面无条件召回所有相关批次产品,并已进行停产整改、内部全面排查,并由飞鹤乳业向关山乳业派驻整改工作组。

“飞鹤乳业在近几年的增长速度非常快,是国产奶粉中排在三四位的企业,产品主要销往北方地区,此次事件对于飞鹤的品牌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消费者信心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乳业专家宋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多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乳业专家认为,此次事件暴露出了关山乳业在原材料采集、人员把控、生产监控、产品自检方面都存在一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只是发展尚不成熟的羊奶粉行业问题的一次集中体现。

生产过程节节出错

在关山乳业出现的6批次问题产品中,有两批次为硝酸盐含量超标,其余四批次为硒含量不足。而唐秦龙乳业也出现了硒含量不足问题,另有铜、叶酸、维生素的实际含量与标签不符。

6月24日,飞鹤乳业公布初步调查结果,称目前关山乳业确认酸性食品设备清洗剂(硝酸)、碱性食品设备清洗剂(氢氧化钠),在生产清洗环节因操作失误,导致酸碱清洗液渗漏进入浓缩奶罐,反应产生硝酸盐,致使产品硝酸盐指标不合格。

食药总局的公告介绍,硝酸盐本身对人体无害或毒性相对较低,但摄入后在细菌的作用下可能还原成亚硝酸盐,毒性较大。

对此宋亮认为,由于我们国家目前对于奶粉行业的检测标准比较严格,远高于对人体造成危害的程度,所以超标一点对人体还不会造成影响。

而仅在一个月之前,在食药总局5月20日公布的第一季度婴幼儿配方乳粉抽样检验中,并未对此次出现问题的产品进行抽样,由关山乳业生产的几批次羊奶粉并未检出问题,而抽检产品的生产时间全部集中在今年2月。

此次检出的问题产品生产日期涉及今年1月、3月、4月。

“抽检本身就不是完全准确的,并不能保证所有问题产品都能抽检出来。”宋亮提出,“奶场的设备清洗过程中,由于有些细菌是耐酸性的,有一些是耐碱性的,所以都需要使用。如果是在连续生产的情况下奶场设备是不到半年清洗一次,如果不是连续生产大约30天至40天清洗一次。而一般来讲,如果是奶场设备较新的话,是应该不会出现渗漏问题的。”

广州市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去年飞鹤乳业收购关山乳业之后,对设备都进行了更新,投入了全新的生产线,两家经验丰富的老企业,出现这样的问题不应该”。

那么此次关山乳业的污染源环节到底是持续存在还是断点式出现?记者就此问题向飞鹤乳业求证,想了解关山乳业的设备清洗流程、生产流程以及设备情况等细节。飞鹤乳业方面回复称,在已经发布的官方信息之外,还没有更多的细节可以透露,而飞鹤正在全力进行后续处理工作。

而对于硒元素含量不足的问题,飞鹤乳业称是由于供应商所供原材料中复合营养强化剂硒含量不稳定的原因。

“这么多批次的产品出现问题,可见企业原材料把控环节一定是存在问题的。”王丁棉说道。

宋亮也提出,关山乳业在管理以及产品质量自检方面,肯定是存在纰漏的。

快速发展的羊奶粉业存隐患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6月国家九部委出台文件,首次明确羊乳可作为婴幼儿配方乳粉原料后,羊奶粉行业进入了新的高速发展期。

西安乳协秘书长王伟民曾公开介绍,以陕西为核心的国内羊奶产业发展迅速,几年间羊奶销量从原来的三五亿元发展至现在的上百亿元。

“羊奶粉目前主要还是作为牛奶粉的补充,而且具有区域性很强的特点,受环境等各方面影响,目前我国的奶羊主要集中在陕西省的几个县,山东也有部分奶羊,但是量非常少。”王丁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08年之前价格还低于牛奶的羊奶,现在价格已经反超。”

事实上,早在2013年,国内羊奶粉品牌或超过200个。据此前媒体多次报道,贴牌生产婴幼儿奶粉,是行业的老问题了。实际上婴幼儿羊奶粉行业正规生产企业仅十几家,一家企业可以冒出几十个牌子的婴幼儿羊奶粉,有的是生产企业提供配方,有的是贴牌方提出要求,奶源、品控、标准、销售、管理十分杂乱。

“而在2014年国家对行业贴牌现象进行规制之后,一些大的企业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有效的改善,但是许多小企业名义上化零为整,实际上各自生产的现象仍然存在,羊奶粉行业企业的产品质量控制有待加强。”王丁棉说道。

食品饮料战略定位专家徐雄俊介绍说,在食品行业,由于考虑到运输成本问题,大型乳业通过收购、合作的方式与当地厂商合作现象非常普遍,贴牌情况也不是个例,这就对企业的经营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羊奶粉行业虽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小问题不断,企业情况存在良莠不齐状况。”宋亮说道,“关山乳业生产羊奶粉多年,也算是质量比较过硬的企业。”

飞鹤乳业在去年年初两次进行了大手笔收购,其中以吉林艾倍特乳业现已停产半年时间,而被视为进军羊奶粉行业的所收购的陕西第一大羊奶粉品牌关山乳业现在也遇到了困境。

在当初收购之时,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公开表示,将保持关山乳业的独立运营,同时将自己运营多年的全产业链模式移植到关山乳业乃至整个羊乳行业,如投资建设奶源基地,以提升羊乳产业的规模化发展。

宋亮认为,“在收购关山后,飞鹤向关山派驻了高管人员,但是具体的管理、运营还是以关山的人员为主的。此次问题出现后,飞鹤有可能会就此全盘接手关山的管理经营。”

仍无统一标准

“从营养方面来讲,羊奶粉并不比牛奶粉的营养价值高多少,目前市场上的羊奶粉价值相对较高,主要还是由于奶源较少等一些市场因素。”中国农业大学[微博]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专业副教授范志红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据介绍,羊奶在国内是稀缺资源,山羊全国大概有1800万只,真正产奶能做成商品奶的应该是几百万只,而供应奶粉的奶山羊最多就100多万只。国外的羊奶产品同样很昂贵,欧洲27个产区国家里,奶山羊存栏仅1600万只,一年156万吨。

据相关人士介绍,由于羊奶粉发展相对较晚,目前没有针对羊奶粉国家标准。

对此,范志红认为,有些婴幼儿对于牛奶粉过敏,那么就只能食用羊奶粉。对于无论是羊奶粉还是牛奶粉,如果制定成婴幼儿配方奶粉,那么都是在根据国家标准在无限地模拟接近人乳成分,所以并没有必要对于羊奶粉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制定单独的规则。

公开资料显示,《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2013版)》规定,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对维生素、微量元素等营养强化剂、食品添加剂应进行进货查验,采购制度应保证原料、辅料符合相应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地方标准和企业标准的规定。婴幼儿配方乳粉出厂应全项目逐批自行检验,检验不合格的产品不得出厂。

王伟民此前也曾透露,陕西省地方协会曾制定8个关于羊奶粉的标准,报到陕西省卫生厅,但未获批。陕西省卫生厅认为,国家乳品标准已经对羊奶制定了标准,既适合牛奶也适合羊奶,没有必要再制定。据悉,这8个最终未得以发布的标准涉及原奶收购、奶粉标准等。

“对于硝酸盐、微量元素等方面的标准适用牛奶粉标准并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对于具体的乳清粉、乳糖等还是要有一些区别性的标准的。”王丁棉说道,“羊奶粉使用牛奶的乳清粉应该不仅是在国产羊奶粉中存在的现象,因为国外专门做羊乳清粉的应该也很少。但目前我们对于这方面的标识并没有规范要求。”

宋亮则强调,此次事件的关键不是质量问题本身,而是在这背后羊奶粉行业是否能够让消费者足够的信任,企业是否能够呈现出这样的态度。进口奶制品也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不产生安全隐患的情况下,消费者还是不必过度担忧”。

徐雄俊还提出,由于发展时间较短,经验有限,大型企业的现代企业管理确实还存在一些漏洞。而近几年国民对食品安全越来越重视,奶粉行业更是如此,消费者的维权意识不断提高,法律与制度在不断优化,监管层面也不断加强。在新的秩序规范建立过程中,我们必须要经历的调整时期,出现一些并不严重的问题还是比较正常的,我们要给行业调整一个过渡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