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贝网首页 > 新闻 > 消费 > 社会热点 > 裸贷女生自杀前一周遭受种种 微博微信透露绝望(图)

裸贷女生自杀前一周遭受种种 微博微信透露绝望(图)

2017-04-17 09:46 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布评论

没有人知道在泉州城东某高校旁一个逼仄的小宾馆里,自杀前的雪琪(化名)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斗争。大约4月11日凌晨,她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

但早在一个月前,她的朋友圈和微博里就已经陆续流露出了悲观、无助念头,最后一周的经历,更是给了她沉重的一击,一步步由希望渐变绝望,最终滑向了深渊。

网贷自杀女生最后1周:疯狂逼债下不止1次想过轻生

雪琪的朋友圈。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提供 图

网贷曝光后,“57万欠款”、“裸贷女生”等字眼深深的烙印在这个不满20岁的女生身上。还有网友主观揣测,认为她借贷是因为“虚荣”、“败家”、“享受”……

4月14日,澎湃新闻联系上了借贷女生雪琪(化名)的两位生前密友,她们向记者讲述了从4月5日至11日,雪琪在自杀前最后一周里所遭受的种种经历:来自网贷方的疯狂催债,还款难以筹集,还有与父母的沟通不畅,一向好强的她最终选择了离开人世。

在她们眼中的雪琪,远不是网络上“虚荣”、“败家”的形象,“她人真的很好很好,对朋友照顾、疼爱弟弟,从来不去旅游,更没有买过很贵的衣服,做微商也只是希望能自己承担生活费,减轻家庭负担。”

澎湃新闻从她闺蜜叙述及微博、朋友圈信息中发现,在最后7天里,雪琪已经被网贷平台的无底线催款压迫得喘不过气来,至少六次透露了绝望、想要轻生的念头。鲜花一样年纪的同伴飘然消逝,有朋友遗憾地表示:“没有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没有在你要走的时候再抱你一次。”

找好了一份工作,想一力承担还款责任

4月5日,雪琪母亲的手机上突然收到了女儿上半身的裸照,对方只发了一张照片,什么都没说。据海峡都市报报道,这一次,雪琪的父亲又帮女儿还了14000元。此前的2个月里,他已经两次帮女儿还款,但仍不断收到今借到、闪银、现金贷等至少5个借贷平台的催款电话。

这一天,一直持续的催债开始进入了更为疯狂阶段,但女儿仍然不肯告诉父母,自己究竟欠了多少钱。

晚上8点47分,雪琪的微博@CatsCash第一次发出了有轻生念头的信息“所以 你好 再见”。

闺蜜李娜(化名)告诉澎湃新闻,此时的雪琪并没有选择放弃,而是在“今借到”平台上开始努力联系一些借款方;或者希望对方能够给她提供一份工作,让她通过打工的方式来偿还贷款。

“一开始这些老板都不是很乐意,但她不想麻烦家人,就求着老板让她过去试试看。”李娜说,4月6日,在雪琪反复恳求后,终于有一个泉州的老板表示愿意提供一份客服的工作,答应每个月给雪琪开4000元的工资。

这份工作给雪琪带来了新的希望,第二天(7日)下午5点多,雪琪就匆匆从厦门坐动车赶到了80公里外的泉州进行面试。因为不确保被录用,雪琪没有携带任何衣物。

但面试的结果似乎比较顺利,晚上雪琪约了泉州的朋友一起吃饭。陈倩(化名)还记得,吃饭时雪琪的状态很好,“当时她还说要好好干,这一年就算再苦再累,也要把钱还上。”陈倩说,当时雪琪已经做好了退学或休学还债的打算。

也是在这天,雪琪发了一条朋友圈“当我困在沙漠渴望绿洲,会好的会过的”(注:原文如此),言语中透露着新的希望。当晚,她返回厦门的学校收拾衣物,打算回泉州好好工作。

再遭逼债,微博微信透露“孤独、无望”

4月8日,雪琪再次来到了泉州。在陈倩看来,事件似乎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但就在这一天,雪琪又收到了网贷平台“快乐花吧”的催款短信,对方声称,如果当晚9点还不还钱,就把借条和花圈给她父母和老师寄去。

被逼之下,雪琪向她的老板求助,“她老板说可以先帮着还一点点,但另外一部分,让她还是和爸妈坦白吧。”李娜说,雪琪一直都没有告诉父母自己究竟欠了多少钱。

这一晚,再次无法独自承受的雪琪,选择了向父母求助,“刚开始说的时候她爸爸很生气,说的话也比较重,不好听,她就觉得她爸妈不想帮她。”

李娜是雪琪的初中同学。她说,雪琪经常向她诉说与父母的矛盾,她和母亲更有过长达半年的冷战状态,一度雪琪的爸妈还通过李娜从中协调沟通。父母愤怒下的态度让雪琪感觉自己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绝望境地,她将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像往常闹矛盾一样,选择不再和父母沟通。

站在公司的走廊里,在绝望的情绪下,雪琪第一次通过微信向好友透露出无法承受、想要自杀的念头。“她说她很难受,家里人不帮她、不要她了,现在想从26楼跳下去。”突如其来的信息吓坏了李娜,她赶紧打电话给陈倩,让她打车过去劝雪琪。

随后,陈倩带雪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在宿舍里雪琪的状态慢慢好转,她还和李娜说:“她现在少了很多负面情绪,状态越来越好了。”

然而,她的朋友圈和微博里却透露出了她越来越绝望的心境。

4月9日,她在朋友圈中分享了一首歌《生生》,并截取了一句歌词“抖着双手,拼命紧握啊,却徒劳无功啊”。

当天21点33分,她发了最后一条微博“这城市风总是很大,孤独的人好像就我一个”,配图里的她不再带有一贯的笑容,满是牵强和无奈。

但好友并没有察觉出她的异常。

4月10日上午10点多,雪琪还和3个好友拉了一个微信小群,在里面讨论娱乐八卦,“她还和我们说,开心极了”,李娜说,之后雪琪就再也没说话了,她们都以为雪琪在忙,没有多想。事后才知道,这是雪琪最后一次和她们一起聊天。

这天晚上,雪琪告诉陈倩自己又找了一份兼职,打算搬出去住,“我们白天聊天她还挺开心的,所以我也没有多想。”陈倩说,之后再也没有联系上雪琪,但白天雪琪提到过和朋友约玩“狼人杀”,她认为她应该是出去玩了。

正是这一晚,离开了陈倩宿舍的雪琪,来到了她生命终结的宾馆。晚上11点多,她发出了人生中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我真的不喜欢这个世界啊。”

晚上11时35分,雪琪用微信给爸爸发去生前最后一段话,“爸爸,其实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啊,从小到大,我做了那么多错事,你都原谅我了,可是这一次,我真的觉得很累啊。”

网贷自杀女生最后1周:疯狂逼债下不止1次想过轻生

雪琪生前最后一条微博。

等11日下午雪琪再次被发现时,她已经躺在宾馆的房间里没有生命迹象了,警方初步判断系烧炭自杀。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