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蔻雅培菁智被曝用同一代工厂 乳企何去何从

2017/04/18 12:21      中国经营网

 资料图资料图

近日,号称采用丹麦皇室牧场奶源、荣获丹麦皇室和丹麦王国权威认证的麦蔻奶粉遭到媒体的质疑称其实际为贴牌洋奶粉,由有机乳品生产商丹麦阿拉代为加工。不仅如此,外资奶粉巨头雅培旗下的雅培菁智有机奶粉也是依靠阿拉代工。

在雅培菁智的天猫旗舰店上,《中国经营报》记者留意到,根据目前雅培菁智有机奶粉1段、2段以及3段奶粉(均为900克)提供的《有机产品认证证书》显示,三款奶粉均由丹麦阿拉加工。为此,记者联系了雅培方面,得到的书面答复为“关于您的问询,我们的回复是:雅培对此暂不评论”。

根据“史上最严奶粉新政”,即便工厂获得婴幼儿乳粉生产许可,原则上一家工厂也不得有超过3个配方系列的9个产品配方,像雅培菁智有机奶粉这种依靠代工的产品被指将迎来新政考验。行业高级分析师宋亮称,“代工是普遍现象,也是国际通用的办法,我们国家关于海外代工目前的做法是允许的,但是主要得看新政出台后,丹麦阿拉是否和雅培继续合作提供代工,如果不合作,雅培必须得自建工厂,寻找奶源以及获得有机认证等,而这并非易事。”

 代工系普遍现象

在雅培菁智天猫旗舰店上,记者留意到,目前雅培菁智有机奶粉1段、2段以及3段奶粉(均为900克)提供的《有机产品认证证书》显示,三款奶粉均由丹麦阿拉加工。此外,在商品详情一栏,雅培菁智有着这样的宣传称,该产品获得了中国、欧盟、丹麦三大权威有机认证。这与阿拉的官网上的介绍信息类似:具有百年历史的阿拉是丹麦皇室御用产品,阿拉牧场获得欧盟、丹麦、中国三大有机认证等。

实际上,前不久,号称采用丹麦皇室牧场奶源、荣获丹麦皇室和丹麦王国权威认证的麦蔻奶粉遭到媒体的质疑,也被指是代工产品。3月21日,麦蔻奶粉在其微博上进行了回应表示,麦蔻品牌在丹麦的注册公司名为Mille Baby A/S,其所有出口到中国的婴幼儿配方奶粉都是由丹麦 Arla 乳品生产商代工生产,并于2014年1月开始正式在中国销售,蜜儿乐儿乳业(上海)有限公司则是其在中国的营销总部。

为此,宋亮认为,代工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也是国际通用的办法。“OEM(代工生产)、ODM(自主设计生产)和OBM(自主品牌生产)都是国际产业分工合作,实现互补贸易的通行模式,是各国企业普遍使用的做法,有助于实现专业分工、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我们从服装、鞋帽、手机,甚至是大型航空飞机都能找到OEM的身影,很多食品生产企业包括乳制品企业也普遍存在代工现象。”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也指出,代工在乳业当中是非常普遍的,“可以说,在国外很多乳企更多是依靠代工。不管是欧洲以荷兰、爱尔兰为代表的,还是大洋洲以新西兰、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品牌,更多的是给OEM代工,更明确的是给以专销中国的奶粉品牌来进行OEM代工的。”

宋亮还表示,过去是小规模生产,现在生产规模越来越大,把品牌商和生产商、原料供应商分开,有利于品牌商集中做品牌,生产商则集中负责生产,雅培委托阿拉做代工,这是没有问题的,首先,阿拉是一个比较现代化且规模比较大的工厂,达到了相关认证的体系,而且我们国家关于海外代工目前的做法是允许的。

“OEM 本身不可怕,但如果缺乏专业的科研开发和品质监管,可能会给OEM模式带来负面影响。对于OEM代工应该客观对待。不能因为国内进口奶粉市场存在混乱、缺乏管理而一刀切地对OEM予以否定。相反,一方面利用这些合作模式,积极参与到国际分工中,另一方面,要通过品牌商对代工的质量管理法规和加强进口产品监管来消除这些模式存在的不足。”宋亮说。

有机代工厂难找

按照我国史上最严奶粉新政《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规定,从 2018 年 1 月 1 日起,不论是国产还是进口婴幼儿配方奶粉,要想继续生产并在中国销售,其加工工厂不仅要获得中国监管部门的注册,同时还必须获得配方注册证书,未注册只能退出市场。另外,即便工厂获得婴幼儿乳粉生产许可,原则上一家工厂也不得有超过3个配方系列的9个产品配方。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很多国内的中小乳企依靠多品牌的包装差异,可能一个配方就有多个包装系列来叠加,用以支撑销量抢占市场。新政出台后,意味着包装和配方的严格捆绑,造成它们如果只保留几个系列的话,可能支撑不起产能,对企业造成生产压力。”

乳企也在积极应对奶粉新政。目前国内奶粉配方数最多的是圣元国际,拥有50多个品牌系列的184个配方。根据新政,圣元需要砍掉的品牌数量不少。君乐宝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刘森淼告诉记者,新规的实施有助于清理杂乱品牌,贴牌代工将大幅减少,提升了行业的准入门槛,更督促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将主要精力放到提升产品品质上,并表示,自身奶粉不采用代工方式,使用的原奶来自自有牧场,奶粉在自身的工厂生产。

“史上最严奶粉新政”使得部分乳企处于前途未卜的迷茫状态,对于类似雅培菁智有机奶粉这种依靠代工的来说,更是面临不小考验。

根据阿拉官网信息显示,其在中国销售的产品,目前包括宝贝与我有机系列、宝贝与我纯净系列、美儿乐系列等。但是根据新政,2018年1月1日起,阿拉上述多个自有品牌系列产品要继续在中国市场销售,其必须向国家药监局提出配方申请注册,而受一个工厂3个配方系列的限制,阿拉可能将无法为其他品牌包括雅培菁智有机奶粉提供代加工服务,那么雅培菁智很可能会陷入困局。

实际上,十分依赖中国市场的澳洲奶粉企业贝拉米也有类似的处境。贝拉米此前依靠澳洲乳制品公司Bega(百嘉奶酪)为其代加工,今年2月份,美赞臣与百嘉奶酪达成收购协议,收购后者的两家工厂。助力美赞臣中国市场的百嘉奶酪不再为贝拉米代工,而贝拉米在短时间内无法找寻到合适的加工厂。

“从行业层面来说,依靠明星代言等营销卖点来进行产品销售,在今天已经不太奏效了,剩下有机奶粉这个概念较为热门。在中国市场上,雅培菁智是比较早用有机概念来导入和操作的,加之其在华的体量,雅培菁智拥有庞大的销量基础。”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有机奶粉加工厂数量少,有机原料稀缺,可能成为雅培等品牌难以寻找到合适的加工厂的原因。”宋亮告诉记者。上述业内人士也有类似的看法,“有机奶粉代工工厂比较难找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决定了有机粉上游的奶源从目前来讲是全球性的稀缺,这是最大的压力、风险和变数;第二是工厂要具备有机生产的资质和条件,对于原料的添加,特别是一些营养素的添加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所以寻找代工工厂的难度是非常大的。”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有机代工厂,意味着,雅培要自行寻找出路。首先的出路是另找下家,找具备有机奶粉生产机制的下家来作为后续的代工厂,再来就是自建工厂或者购买工厂,能不能赶在奶粉新政之前完成,时间节点也是非常紧迫的,这是最大的挑战。而对于自建工厂来说,除了时间成本,工厂需要购买设备,生产资质需要申请,而且还要到中国完成工厂注册和配方的注册。此外,自建工厂还得面临上游的奶源原料供应问题。”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