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时代“产假式师资缺口”市场调查

2017/04/19 17:48      澎湃新闻网(上海)

“2016年生一胎请假缺岗36人,生二胎10人,总计46人。”东北师范大学附小校长于伟告诉记者,“这相当于600名专职教师总数的8%,由此给教学带来的影响还是比较明显。”

女教师排队怀孕,怀孕自请代课老师,家长集资聘代课老师……一系列“产假式师资缺口”带来的难题已引发不少关注。而更深层次上,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和中高考改革的推进对未来的中小学师资、学位需求有何影响,各地又有哪些应对之策,记者展开了调查。

二孩时代,师资缺口加大

“我们学校35岁以内的年轻女教师占80%以上,其中工作3年之内的又占一半。”北京二中亦庄学校校长王教凯担忧,一旦年轻女教师的生育高峰来临,师资会出现明显缺口。

事实上,女教师生育带来的师资缺口只是教师储备问题的短期表现,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新一波的学龄儿童增加将给学校带来更大的师资压力。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比2015年增长131万人,达到1786万人,二孩及以上占比超45%。

“不少地区周期性生育高峰和外来人口持续增长等多重因素叠加,教师资源不足问题势必更加突出,教育承载能力不足问题开始显现。”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基础教育研究室主任汪明认为。

此前北京市海淀区教委主任陆云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区2018年学前三年适龄儿童将增加至7.5万人,“十三五”期间,全区基础教育学位缺口将在8万人至9万人。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预测,全面二孩政策与人口流动的双重因素2022年左右开始对义务教育在校学生规模产生作用,将使城镇中小学出现师资缺口,仅城镇小学到2027年左右就需补充教师79.03万人。

“以目前的班额条件和教学要求为标准,每名老师最多可增加1/3的额外工作量;与之对应,招生人数增加百分之十几是维持正常教学的极限。”王教凯表示,与校舍等硬件设施相比,教师的培养和培训周期较长,很难采取临时措施填补缺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