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元租用婴儿车千元押金难退 60余名消费者起诉租赁方

2017/06/19 10:25      中山日报

只需花1元租金,就能租下上千元的婴儿车、儿童餐椅1年。然而,消费者在网上和租赁方签约后用了一年,却迟迟拿不回千余元押金。今年3月,河北消费者刘女士在当地法院,将租赁方深圳市某租车有限公司和中山某日用制品公司告上法庭。记者6月12 日获悉,还有60余名消费者也已委托律师集体诉讼。

缘由:1元租用婴儿车千元押金退不回

今年3月23日,河北的刘女士在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两被告退还押金和运费合计2829元,并承担案件诉讼费。

2015年7月11日,刘女士在母婴网站成功“抢”到了一辆价值 1599 元的babyruler高景观婴儿三轮推车的租赁权。几天后,她又成功抢到了1599元的babyruler儿童餐椅的租赁权。

刘女士通过 APP 与出租方、担保方签订了三方网络合同,约定租期一年,到期后除婴儿车和餐椅各扣除1元租金外,剩余的车辆押金和餐椅押金及退车运费须在收到退回的租用产品7个工作日内全部退还。

刘女士通过支付宝实际付款合计2698元,一年到期后,她通过快递将婴儿车和餐椅退还厂家。租车APP显示已收到退回的两件租赁物,并声明:退回的货品无大问题,安排退款中。但是,刘女士迟迟没收到退款。

进展:六十余名消费者抱团维权

刘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记者昨日了解到,已有65名消费者委托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提起集体诉讼。代理律师马敬山告诉记者,这65名原告涉及20多个省市,涉案金额共计30余万元,法院拆分为98个案件。“我们在6月初刚刚走完立案程序,人太多了,法院录资料就花了2天时间。”

据了解,早期参与1元租车活动的用户都是三方协议,但是用户发现APP更新之后就变成了与其中一家公司的双方协议。“据我了解,两家公司实际上是同一个控制人,两个法律主体。”马敬山说,虽然网络租赁合同是电子生成的,可以在后台随意修改。但根据签约时的租赁合同,双方都将成为此次案件的被告。”

提醒:网络租赁有风险,消费者签约须谨慎

记者了解到,深圳的这家租车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5 年2月,核心业务是通过“以租代购”的商业模式,打造母婴耐用品创新租赁服务平台。该APP 网络租赁业务推出时,甲方中山公司是出租方,丙方租车公司是担保方。

广东永隆律师事务所周军律师认为,网络租赁合同纠纷从签约到后期维权都和传统合同纠纷有所不同。“这种网络合同具有隐蔽性,交易双方主体都是陌生的,对于服务的提供方生产厂家或经营者,消费者不容易确定它的真实性,因此在后期维权中容易导致诉讼主体身份的不确定,法院管辖权也存在不确定性,因此维权较麻烦。”

此外,由于此类网络租赁合同涉及的金额大小不一,考虑到调查取证的难度,可能出现维权成本高于合同金额的现象。对此,周军律师建议,消费者应尽量选择大型、有资质的电子商务平台,在交易过程中注重截图保存电子凭证这些证据,出现问题后先向网络主管平台或当地消委会投诉,实在不行就起诉维权。

(原标题:1元租用婴儿车千元押金难退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