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气不仅是食品添加剂还是毒品滥用吸食成瘾

2017/10/31 10:03      澎湃新闻

20岁的潇潇(化名)被父母推进北京中日医院病房时看起来烦燥不安,情绪不稳定,周身无力,甚至不能坐起。

在美国留学期间,她吸食了一种叫笑气的物质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当她瘫痪回国时,3名跟她有着同样状况的同学正在美国接受治疗。

10个月后,潇潇的病例被她的医生王丽写入与同事共同撰写的论文《滥用笑气中毒致神经系统损害一例》。王丽说,这也是国内较早公开发表的研究笑气病例和滥用损害的论文。

近日,王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截至2017年9月底,她所在的神经内科已接诊16例类似病例,病人多在20岁左右,其中多人因吸食笑气成瘾而瘫痪。

一度在国外年轻人当中流行的笑气曾引发不可挽回的后果,不乏过量吸食致死的案例。

笑气,学名一氧化二氮,作为国家批准许可的食品添加剂,它广泛用于蛋糕、咖啡制品的奶油发泡剂;在医学临床上,它可用作吸入性麻醉药。而在一些医学专家看来,若被滥用于吸食,笑气则具有“毒品”属性,但其目前既未被列入麻醉药品、精神药品(俗称毒品)品种目录,也未被列为新精神活性物质。这让笑气有了一种“双面”属性。

如何既能保证笑气在食品加工中的正常使用,又能遏制年轻人滥用?有专家呼吁,在目前尚不知有多少人群吸食及尚未泛滥的情况下,建议相关政府部门及早对其规范管理。

“一无聊的时候,就会想起来,就想吸食”

潇潇坐在轮椅上被推进北京中日医院神经内科诊室,是在2015年10月30日下午。

根据临床经验,王丽认为潇潇患脊髓炎的可能性大,但经过核磁共振等检查,其状况与脊髓炎不符。根据潇潇的精神、智力、脊髓、周围神经等广泛损害情况,她怀疑其患免疫或中毒类疾病。

直到入院2天后,王丽的一个同事了解到,英美留学生聚会时可能吸食兴奋物质,值班时再次询问潇潇,她才透露自己曾吸食过笑气。

彼时对王丽来说,笑气还是陌生的字眼。她上网检索发现,国内的论文是主要介绍笑气作为一种诱导麻醉剂在牙科手术、胃镜检查等方面的运用,没有介绍吸食成瘾导致瘫痪的病例和研究。而笑气在国外年轻人群中已比较泛滥,有关病例与潇潇的症状和查体结果几乎一致,她由此找到病因。

“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生病是因为吸食笑气,入院时反复问她有没有接触过毒品,她都否认了。”王丽从潇潇口中得知,她在美国留学时,间断地在聚会上将小罐装笑气充进气球吸食,在发病前一个月,吸食较频繁,达十余次。

经过治疗,潇潇的记忆力和计算力好转,语言流利,双手不自主伸展样动作消失,可伸直,可书写,一个月后可站立,转至康复医院康复治疗。

围绕潇潇的病例,王丽和几位同事合写论文《滥用笑气中毒致神经系统损害一例》,发表在2016年8月出版的《中国现代精神疾病杂志》上。

今年6月底,有网友发布《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文章,讲述自己在国外留学期间,因吸食笑气瘫痪,不得不回国治疗的经历。王丽说,这篇网文发表后,他们接诊的病例增多。

“去年没有一例,今年上半年有四五例,这两月接诊十来例,目前我们科室共接诊十六例。其他医院的医生还打来电话咨询如何治疗。”王丽说。

据王丽统计,这些病人中,年龄最大的是34岁,最小的17岁,多集中在20岁左右,有五六人是在国外吸食后回国治疗的,国内的病人主要来自部分经济发达省市。

根据诊疗经验,王丽认为,早期吸食笑气的病人若及时治疗,身体状况能恢复正常,而那些吸食时间较长,症状严重者,诊疗后,是否会留下后遗症,还有待观察

王丽还发现,吸食笑气也有成瘾、精神依赖的问题。有一个孩子曾对她说,吸食笑气就像喜欢手游一样,不可或缺,但总是会想起,一无聊的时候,就会想起来,就想吸食。

“有些孩子是好奇心驱动,多是朋友介绍,说吸食笑气上头快,效果好,还没有副作用,在这种诱惑下开始吸。”王丽接触到的病人,刚开始时一次吸几支,之后上百支、上千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