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分级阅读 拯救孩子童年

2017/11/01 16:09      澎湃新闻(上海)

儿童阅读越来越受到学校和家长的重视,但大多数家长在为孩子选书时会感到困惑:在浩瀚的童书市场上,孩子在几岁时该读什么书?日前,一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2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为儿童挑选图书时,56.0%的受访者感到困难,72.7%的受访者表示需要国家有关方面制定参考标准。

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中提出,“童年作为一种社会结构和心理条件,与科学、单一民族的独立国家以及宗教自由一起,大约在16世纪产生,经过不断提炼和培育,延续到我们这个时代。”可是,“童年正在消逝,而且飞快地消逝……电视信息环境正在让童年消逝”。

本来,儿童应该有天真烂漫的童年,但在电视、手机等大众媒体的影响下,现在的儿童过早地进入了成人世界。虽然年龄、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但在兴趣、语言、服装等方面的表现都与成人区别不大了。儿童的成人化,意味着“童年的消逝”,用波兹曼的话说,“当儿童有机会接触到从前密藏的成人化信息的果实的时候,他们已经被逐出儿童这个乐园”。

儿童之所以会有童年,重点是儿童和成人的媒介环境是不同的,他们的媒介环境应该经过筛选和过滤,同时适应不同年龄阶段的特点,进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步开放。这也是儿童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说,儿童分级阅读就是在塑造适合孩子的媒介环境。对孩子来说,分级阅读可以针对其年龄特点有计划地提供书籍,使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充分感受读书之美,细化孩子的阅读能力,培养孩子对书籍的尊重,提高他们的阅读鉴赏能力,并让他们养成热爱阅读的习惯,进而影响其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对老师、家长来说,是提供了教育选择上的便利;对童书作者来说,则指出了更加清晰的创作方向,让其知道自己的目标读者,以致在写作中,能更加准确地运用语言系统和叙述技巧。

儿童分级阅读,往小了说是提供了阅读选择上的便利,往大了说,就是在拯救孩子们的童年。不过,目前国内对少儿图书分级阅读还缺乏普遍的了解和认同。虽然有一些童书已经标明了“适合 岁儿童阅读”,但是,一来,这不是全国统一的标准,二来,也没有详细的说明,缺乏充分的实践检验。

需要说明的是,分级阅读的标准不能只由专家来制订,而是应该由教师和孩子共同参与。看看孩子认为哪些书很简单,阅读起来很流畅,自己就能够阅读而不需要教师的帮助;看看孩子对哪些书不感兴趣,感到很困惑,读不懂,同时征求教师的意见。这样制订出来的标准或许才更加科学和完善。

当然,分级阅读的标准宜粗不宜细,一方面要着眼于现代出版的新书,另一方面,也要注重传统文化经典,这既是传承中华文化血脉的内在要求,也是传统经典在现代重新播种、再生的必经之路。另外,对于儿童分级阅读标准的制订,不应搞闭门会议,应该抱有开放包容的心态,让社会各界广泛参与讨论,只有各种见解碰撞,才能催生出一种具有较强适应性的分级阅读标准。

(原标题:中青报刊文谈儿童分级阅读:别让“童年的消逝”成为必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