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托市场需求激增 行业管理体系待完善

2017/11/13 11:33      每日经济新闻网

上海携程亲子园事件正在持续发酵。对于“为了孩子学苑”这样一家第三方运营机构,是否具备运营资质也成了各界议论的焦点。

这起事件背后折射出的是,在保障婴幼儿托管服务这一难点上,如何办出令家长满意的幼托机构?

记者进一步解到,目前上海包括携程亲子园在内,共有59家职工亲子工作室及26家社区街道幼儿托管点,那么其他企业的职工亲子工作室的运营模式是否与携程亲子园相同?是第三方运营还是自己开办?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展开了实地走访。

●幼托市场需求激增

针对上海携程亲子园事件,携程方面于11月10日深夜再发声明,承认在监管方面存在严重失职。

携程集团执行董事长梁建章等曾在上月发表的《中国为什么缺少托儿所》一文中表示,继续依靠老人或保姆带孩子的模式,已经不再适应社会发展现状的需求,中国将来急需大量的托儿所。托儿机构的长期缺位,会造成巨大且难以弥补的损失。

据上海市妇联今年1月11日公布的“上海市户籍0~3岁婴幼儿托管需求调查”显示:有88.15%的家庭需要婴幼儿托管服务,73%的父母希望把托管点放在小区内。另外,由于“全面二孩”政策实施,0~3岁户籍的人口总量增加,托育服务的需求进一步增加。例如,上海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需要托育服务。

为解决上海幼儿托育供需矛盾、缺口大的问题,上海市政府将“新建20个社区幼儿托管点”列为2017市政府实事项目。据悉,今年年内上海将建成26个社区幼儿托管点,例如闵行两家幼儿托管点探索“公建民营、政企合作”的方式,由政府提供场地、硬件设施,同时引入上海万科旗下的德英乐教育做后期运营,共同探索可复制的托育服务体系。

同时,为缓解幼儿托育问题,上海市总工会于今年3月推出“职工亲子工作室”,在职工需求集中且有条件的企业、园区、楼宇等单位,开展职工子女的晚托、暑托、寒托等各类形式的托育服务。目前上海工会“职工亲子工作室”已扩展至59家,其中携程亲子园的一周五天全日制幼托、沪江教育的应急幼托、江南造船厂的暑假幼托是首批试点亲子工作室的典型案例。

此外,今年以来,多地出台措施鼓励企事业单位自办幼托机构。除了此次相关的上海总工会发布的《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办法》,山西省公布《山西省“十三五”教育事业发展规划》,旨在扩大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覆盖面,加大对企事业单位、集体办园的扶持力度。安徽省公布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实施方案(2017~2020年),明确支持事业单位和集体办园,扩大特殊学前教育资源。深圳市也通过对《深圳市民办学前教育机构设置标准》的修订,探索举办规模较小、服务形式灵活多样的学前教育机构,鼓励包括企事业单位、慈善机构、社区组织和公民个人多途径、多形式参与办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