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在中国野蛮生长仍供不应求 质量有待提高

2017/11/28 14:20      新浪综合

继上周五股价暴跌之后,美股上市公司红黄蓝教育或将面临美国律所的集体诉讼。昨天下午,有律师向记者指出,无论之后是和解还是情况继续恶化,红黄蓝很可能迎来巨额赔款。而记者从此前红黄蓝提交的IPO招股书发现,其自身仍存在不少经营风险问题

面临美律所集体诉讼

上周五晚美股开盘后,处在风波中心的幼教机构红黄蓝遭遇股价暴跌,盘中一度下跌超过40%,而盘前一度下跌接近50%。至股市收盘,该股跌破了18.5美元的上市发行价,报收16.46美元,跌幅为38%。截至北京时间11月26日,红黄蓝总市值跌破5亿美元。不过,从昨日盘前的情况来看,红黄蓝股价略有回升。

除了股价暴跌,记者了解到,目前红黄蓝在美国将面临当地律所的集体诉讼。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告诉记者,“在美国集体诉讼伤害力比较大,主要体现在两方面,集体诉讼是社会各界关注度比较高,红黄蓝可能国内外关注度比较高,对企业的声誉影响比较大。第二,集体诉讼,一旦判红黄蓝败诉,这个赔偿金额会比较高。”

不过,赵占领也指出,就算以和解结案,仍要面临颇高的赔偿金额,“对刚刚扭亏的红黄蓝来说,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不管是和解还是其它,红黄蓝因为这个集体诉讼很可能都要赔偿很高的金额。”

行业高度分散

红黄蓝在招股书中自称是“中国最大早教服务提供商”,旗下拥有红黄蓝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竹兜育儿三大教育品牌,打造形成针对0-6岁群体的一体化早期教育模式。根据红黄蓝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红黄蓝旗下直属幼儿园80家、加盟幼儿园175家。从教师资源来看,红黄蓝旗下拥有2942名教师,注册学员超过2万名。即便如此,由于幼教行业发展的分散状态,行业集中度低,红黄蓝在招股书中提到,其目前所占有的市场份额不超过0.5%。

红黄蓝的上市,被认为是近年来幼教行业高速发展的一个缩影。由于二胎和中产阶级崛起带来的红利,近两年来幼教领域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有第三方调查数据指出,截至2015年末,国内共有幼儿园超过20万所,较此前一年增加超过1万所。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记者,实际上幼教行业的竞争是很小的,总体来说,幼儿园的资源有限,审批门槛不低,社会资金进入有限,市场上现有的幼儿园数量仍处在供不应求的状态,家长选择有限。“家长觉得你不好,我不选你,把孩子送去哪呢?没办法。”熊丙奇告诉记者,正是前述种种情况,让现有幼教企业面临经营空间、竞争空间都比较小的情况,难以有动力进行质量提升。

行业师资高流动性

当下幼教行业最明显的问题还有一线幼教老师的高流动性、人员不稳定带来的教学质量不稳定。

2013年毕业于广州市某中职类幼儿师范学校的刘小姐便是其中一个典型。毕业之后,刘小姐和她班上55名同学大多数都留在广州成为幼教老师。刘小姐当时就职于天河区一所高档私立幼儿园,3个月实习期工资1800元,转正后2000多元。之后三年,刘小姐辗转广州和老家三所幼儿园,工资保持在2000元-3000元的水平。之后刘小姐转行电信行业,而她同班55名同学,现在也只剩下不到10人仍继续从事幼师职业。

红黄蓝的IPO招股书中,对于风险做了超过30页的介绍,其中一项便是留存人才。分析认为,作为质量敏感型的教育行业,师资对于招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招生带来的学费提升,则是红黄蓝等教育机构的最主要营收来源。

刘小姐还留在幼教行业的同学,同样是幼师专业中职学历,工资虽然较毕业时有所提升,但还是3500元左右,“有些连锁品牌幼儿园,幼师工资最高也就是5000-6000元,已是非常高了。”

公立幼儿园工资相对高不少,但进入公立幼儿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据刘小姐透露至少要有本科学历,且有诸多考核、门槛要求。刘小姐认为,工资低是导致幼师行业人员流动性“很大”的最主要原因,“有些私立幼儿园,一个学期换四五个老师都有可能。”

幼师工资和学费之间的差距

与幼师工资相比,学员学费却有巨大差距。以广州为例,目前中档幼儿园学费每月1500元-3500元,保育员的工资往往更低,而一线幼师的工资普遍3000元左右,一个班25名学生一般配2-3名老师,再加1名保育员。

广州某中档幼儿园中层管理老师何老师(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其所在幼儿园一个班有25名学生,会配备3名老师加1名保育员,此外还有两名兼职外教老师不定期上课。以此来计算,学员和教师配比约为5:1。若回到红黄蓝的情况来看,以2万名学员、2942名教师来计算,学员和教师比约为6.80,也就是说,6.8名学生配备1名老师,在市面上这样的配比并不算高,人员成本并不高。

“1个孩子一个月的学费相当于老师一个月工资。”刘小姐感叹,学生学费日涨,但幼师工资仍是如此。以何老师所在的幼儿园为例,目前“学费+伙食费”为每月将近3000元。而红黄蓝招股书提到,其学费大部分在900元-5000元之间,更高档的则在5000元-10000元左右。“虽然快速扩张,貌似学费很高,但是老师的待遇实际上并不高,很多钱拿去扩张,就很难注重质量的发展。”熊丙奇表示。

可以看到,学费目前是红黄蓝最大营收来源。其招股书显示,2014年到2016年,来自学费的营收分别占总营收比例达到78.6%、75.4%、72.1%。这三年期间,红黄蓝的营收分别为6510万美元、8290万美元、1.08亿美元。从利润上来看,红黄蓝2014、2015年都处在亏损状态,直到2016年才扭亏为盈,当年度实现净利润588万美元,2017年上半年则实现盈利490万美元。

(原标题:幼教行业在中国野蛮生长 因供需失衡竞争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