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野蛮生长 监管漏洞更待填充

2017/12/20 14:23      半月谈

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家长通过在线教育让孩子坐在家中培优,在线教育正呈井喷式发展。然而,其红火的背后也潜藏着一连串监管问题

井喷式发展,市场规模已达1700亿

在网上下载作业、陪孩子做完、再上传到微信朋友圈,成为家住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的张女士最近一段时间的“三部曲”。孩子参加在线家教后,张女士几乎每天都要在网上“打卡”。而像这样的“打卡”在张女士的朋友圈里很常见。

因为提供北美外教一对一教学,在线教育公司VIPKID在行业内脱颖而出。VIPKID创始人兼CEO米雯娟近日接受采访时透露,平台已有超过20万学生2万名老师,预计2017年的收入将达7.5亿美元。

猿辅导的核心业务是为中小学生提供在线直播辅导服务,公司品牌公关总监黄敏慧告诉半月谈记者,目前全国有超过120万学生在使用猿辅导。

VIPKID、猿辅导只是众多在线教育公司中的两个。长期关注“互联网+教育”的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说,目前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在1700亿元左右,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2000亿元,用户约数亿。在线教育涵盖领域十分广泛,包括早教、K12(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等,其中最火的是K12。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在线教育的运营模式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在网上直接卖产品、卖服务,如目前比较火爆的在线教育类APP。另一类是搭建平台,通过平台对接用户,有教师和学生“一对一”和“一对多”两种形式。在这两种形式的基础上又有直播和录播两种,直播是老师跟学生实时线上讲授互动,录播则是老师事先把课堂内容录制好后再在互联网上播放,如目前流行的“慕课”等。

相比传统教育,在线教育具有便利性,能弥补教育资源短缺、价格便宜等多重优势,这些优势助推其井喷式发展。

广州小学生家长樊女士给女儿报了外教“一对一”的在线英语课程。她说,即便在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也难以满足众多学生对外教的需求,而在线教育平台实现了孩子与外教无障碍交流。

有专家统计,中小学课堂上任何一个知识点,都可以在网上找到10个以上的在线课程。半月谈记者在淘宝网上发现,网络流行的思泉小学语文1~6年级的视频课程总共只要29.8元,高思小学数学3~6年级的视频课程仅25元。

在应试教育制度下,广大学生面临着巨大的升学压力,所以K12在线教育是一个长期且稳定的刚性需求。同时,由于我国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匀,二线城市以外的家庭几乎无法获得优质教育资源,也使得优质互联网教育资源成为刚需。

平台发展存监管漏洞

现阶段,在线教育受到市场广泛青睐,但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在线教育平台缺乏相应的管理制度、人员良莠不齐,在线教育发展面临诸多障碍。

在管理方面,野蛮生长,饱受诟病

为配合学校教学,武汉市民王女士给女儿选择了相应的在线课程。“在线教育平台承诺的‘一对一教学’很难实现。”王女士告诉记者,如果老师有事,很可能一个月都不开课,遇到这样的情况只能选择别的老师,孩子的学习效果很难保证。

南昌的胡女士对在线家教也颇有微词。她花了1万元钱给孩子报了一个网络英语课程,结果每一次上课都得提前预约,但是平台用来吸引家长和学生的名师的课程总是很难预约成功。另外,因必须在规定的时间上完课程,最后只好选择普通教师。

“技术上是工信部门管,内容是教育部门管,但注册又在工商部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说,在线教育是个新生事物,相关的监管体系尚未建立,在线教育平台几乎没有准入门槛。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李海东教授认为,在线教育资源没有把关人,而且市场上比较火的在线教育往往是应试教育,背离了教育的本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