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医托诱导做人流 或面临不孕风险

2017/12/28 11:28      北京时间

花费近8000元,还面临不孕风险,21岁的女主播彭丽(化名)内心近乎绝望。近日,彭丽被两名女子诱导至长沙长海医院做了人流手术,术后身体不适,维权无果后,她一度产生轻生念头。记者多次与其沟通后,她决定跟记者一起蹲守医托,揭露骗局,以免更多患者上当。

原本想在公立医院做人流,却被两女子诱导至长沙长海医院做手术,彭丽怀疑自己遇上了医托。

12月24日起,在彭丽及其家人的配合下,潇湘晨报记者走访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和湖南省人民医院,对医托现象进行暗访调查。26日下午,两名医托一唱一和,将记者一行从省人医劝至“长沙东华生殖与不孕医院”(以下简称“东华医院”)做人流,而这家医院与长海医院有一定关联。

医托声称手术费只要一千多元,实际花费如何?另外一名刚在该院做完人流手术的20岁女孩给出了答案,她的经历与记者调查的情况如出一辙。

女患者

身体毁了人生也就绝望了

12月23日,单独与长海医院协商未果后,情绪失控的彭丽来到省妇幼门诊大楼,当众斥责医托的恶行:“医托为了利益耽误患者病情,而有的医院把患者当成提款机,坑钱不止还残害身体。”

之后,彭丽给记者发来一条信息:“被骗钱事小,身体毁了人生也就绝望了。见我天天在家哭,自责不已的妈妈也偷偷抹泪。不想妈妈再自责难过,也不想这样的医院再去坑害别人,我准备拿刀去医院维权……”担心发生意外,记者一直开导彭丽。经过一晚的思考,彭丽下定决心:“蹲守医院,揭露医托骗局。”

省妇幼

两中年女子疑似医托,紧盯挂号屏幕

24日早上,省妇幼门诊大楼,担心被医托认出的彭丽经伪装后暗中蹲守观察,24岁的姐姐彭雪(化名)在记者的陪同下来到一楼大厅挂号准备“做人流”。

8点多,记者挂号之前观察发现,两名三四十岁的中年女子形迹可疑。两人在大厅交谈后分开,其中黄衣女子坐在大厅椅子上四处张望,另一名黑衣背包女子在自助挂号机前徘徊,只要有人挂号,她就会在后面紧盯着屏幕。

见两人疑是寻找目标,记者和彭雪起身去挂号。彭丽暗中观察时发现,黑衣女子跟在记者的身后,静静地看屏幕,而黄衣女子的目光也停留在记者两人的身上。不过,记者和彭雪挂完号后去三楼候诊,两人却未跟上去。

随后记者发现,在门诊三楼一处显眼位置,省妇幼摆放了易拉架,上面提示:如发现陌生人介绍到外院就诊,请拨打0731-84332128,医托猖獗,谨防上当受骗。记者和彭雪返回一楼大厅,两名中年女子依旧盯着在自助挂号机操作的患者。记者外出几分钟时,黄衣女子趁机靠近彭雪并询问“看什么病”。彭雪正准备回答时,黄衣女子却突然离开,而彭丽暗中观察到,当时黑衣女子给了个手势。两人突然取消行动的原因,记者三人不得而知。

24日下午1点多,记者三人来到市妇幼暗访调查。在门诊一楼大厅,记者观察一个小时,未发现可疑人员,随后来到三楼妇女保健中心,刚出电梯就发现一块易拉架,上面提示:近期,医院出现医托现象,部分患者在寻医过程中被骗,提醒广大患者,就医过程一定要谨防医托。之后,记者三人分开蹲守,并未发现有医托上前搭讪或诱骗其他患者。

25日一大早,记者三人再次来到省妇幼蹲守,考虑到医托喜欢找孤身一人的年轻女性搭讪,记者和彭丽在暗中观察,彭雪分别在门诊1楼、3楼和5楼候诊。等至11点多,上述两名医托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她们并未找彭雪搭讪。

26日中午12点至1点半,省妇幼的门诊大厅有保安四处巡逻。彭丽分析,可能是之前她来省妇幼揭露过医托的恶行,医托不敢贸然行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