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咳嗽被确诊为肺炎 母婴会所私自用药耽误治疗

2018/01/04 10:15      新文化网

齐先生的爱人于女士在2017年12月4日入住了长春市嘉优悦母婴会所。12月25日,孩子出现了咳嗽的症状。齐先生说,“我找到母婴会所,有一位姓白的医生给我们开了一副药,名叫‘安儿宁颗粒’,冲剂是一袋为3g,白医生跟我们说一日3次,一次半袋。我们照做了,还跟我们说如果不发烧就不用去医院,吃药就可以。”

坚持用药5天后,孩子的症状没有减轻,齐先生带着孩子到医院就诊。“医生跟我们说是肺炎,还说服用的剂量不对,未满月的孩子应该服用四分之一袋。”为此,齐先生认为白医生作为一名医生,存在误诊。“之后我又找到了母婴会所讨要说法,却告诉我母婴会所是护理机构,不是医疗机构,可是他们让我孩子吃的药是处方药,处方药不应该只有医生才有资格开具吗?不发烧就没有让我们去医院,这也耽误了孩子治病。”

直到现在,齐先生的孩子仍然在医院进行治疗。“一直也没有发烧,但是被确诊为肺炎,我们要为孩子讨个说法。”

针对于齐先生的情况,会所的一位负责人周先生讲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2017年12月25日,孩子曾经离开过月子中心到外面开药,回来后就发烧了。我们每天都有护理人员查房,30日的时候,发现孩子喉咙出现异常,我们建议去医院治疗,当天会所安排车辆把孩子送到医院,医院诊断为新生儿肺炎。回来后,齐先生想索要赔偿,提出了4点诉求,第一是孩子和产妇的医疗费用由我们来支出,第二是2017年12月31日之后的治疗期间的陪护由会所承担,直到孩子完全康复,第三要求退还坐月子期间的全部费用2.6万,第四点就是要求100万精神损失费。”周先生表示经过董事会的研究决定,孩子和产妇的医疗费用可以承担。“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不会在孩子生病期间,让他们离开会所,直到孩子没有问题再离开,费用由我们承担。”

针对白医生的诊断和用药问题,周先生回应:“当时开了一副药,我们是护理机构,不具备开处方药的权利,不是医疗机构。医生也是借助以往的经验,给予建议,用这个药可以试一试,也经过了家属的同意之后,我们的工作人员去药店购买了这个药,这个药是小儿中医药,在药店中有售。”对于服用剂量,周先生称服用剂量也是给予了建议。“对于儿科医生和妇科医生的管理规定,发现产妇和孩子有生病迹象,及时给予建议就医。”

最终,记者询问齐先生关于孩子发病初期的情况,齐先生称:“自始至终,从未有医生建议我们去过医院。每天都会给孩子测量体温,但是一直未发烧,所以也一直没有建议我们去医院,最后也是我们觉得实在很严重才去的医院。”从齐先生发来的“长期医嘱单”中看到,2017年12月26日开始给孩子服用“新生儿安儿宁颗粒”,服用剂量为每日3次,每次1.5g。“用药也是因为相信医生,没想到最后却延误了我们治疗。”齐先生说。

记者在双方签署的合同中看到,特别规定:本中心非医疗机构,只接受健康母婴……在本中心入住期间,产母及新生儿出现因自身理性或病理性的健康问题,本中心负责医生无权实施治疗性处方用药。

(原标题:婴儿在母婴会所期间感染肺炎,会所说家属要求赔偿100万精神损失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