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牧业子公司奶粉安全问题再现 粗放式管理存风险

2018/01/15 09:41      投资者

市场上曾经发生过婴幼儿乳品的安全问题重创整个配方奶粉行业的先例,因此,西部牧业子公司的食品安全问题也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其业绩压力也进一步增大。

日前,新疆西部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牧业”,300106.SZ)旗下两家子公司,纷纷被爆出食品安全问题。并且,这两家子公司都是拿到了国家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许可证的企业。

西部牧业称,其中一家子公司拟出售该公司81%的股权,正处于产权交易场所公开挂牌征集受让方的阶段。虽然有此打算,不过,在该公司未成功转让之前,西部牧业仍对这家子公司负有管理责任,那么由此产生的罚款等处罚,是否会对西部牧业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一直靠政府补贴的西部牧业在面临产品质量问题和业绩的双重危机之下,将采取怎样的措施改善当前的窘境?又如何计划改善业绩?

针对以上问题,记者联系到西部牧业证券部相关人士,该人士称会给予回复,但很遗憾,截至记者发稿,公司方面并未给出任何解释。

子公司问题频出

近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西牧乳业收到石河子市食药监局下发的食品药品《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因生产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使用超过保质期的食品添加剂等问题,被处以1630.95万元罚款。

同时,还有一家西部牧业的控股子公司——花园乳业因部分设备设施、人员资质未持续保持生产许可条件、部分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不到位等问题,被国家食药监局予以通报。

这两家子公司对于从事乳制品加工的西部牧业而言,影响都是举足轻重的。

此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官网披露了对西牧乳业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的情况。检查结果显示,西牧乳业在生产许可条件保持、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等方面存在12项19处问题,这其中甚至出现了使用超过保质期的食品营养强化剂作为原辅料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状况。

该消息一出,对于手持国家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许可证的西牧乳业来说,无疑是一件“打脸”的事情,由于市场上曾经有过婴幼儿乳品的安全问题重创整个配方奶粉行业的先例,因此该事件也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

去年11月中下旬,西部牧业公告称,打算出售西牧乳业81%股权并对其增资,出售原因是需要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吸收新的管理人才,让其得到更好的发展。

而根据最新评估的结果来看,西牧乳业净资产较当初被西部牧业收购时已经缩水140.64%,也就是说,现在这家公司的净资产已经是负数。此次西部牧业将西牧乳业81%的股权价格定为不低于4171.5万元,如此算来,西牧乳业的整体估值也仅为5150万元。这一价格相对于当初西部牧业的收购价9046.35万元已折价43%。

从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可以略知一二。该报告数据显示,以2017年8月31日为基准日,西牧乳业总资产4.24亿元,负债4.58亿元,净资产-3449万元。

显然,对于西牧乳业这个“负资产”,西部牧业急于脱手,不料在这个关键时刻却被曝出食品安全问题。那么,西部牧业出售西牧乳业的进展如何?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在出售前,西部牧业仍对西牧乳业负有责任,那因此产生的1630.95万元罚款,对业绩本已不佳的西部牧业来说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对此,由于西部牧业没能就记者的采访进行解答,因此其影响会如何发酵还需观察

粗放式管理存风险

尽管是旗下子公司的产品出了问题,但从中也可以看出西部牧业的管理缺失问题。

就此,西部牧业在2017年的半年报中也承认:“公司存在管理粗放、成本控制不严,部分管理人员责任心不够、缺乏经营管理经验和专业知识的情况,造成考核管理困难、奖罚效果不明显,急需形成一支有强大营销能力的营销团队来降低加工成本、养殖成本。”

同时,西部牧业还曾在去年因为业绩披露违规等问题多次遭到深交所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9月,西部牧业因在《2016年度业绩快报》中披露的净利润与2016年年报相比存在重大差异,其董事长徐义民、董事兼总经理陈光谱、财务总监张予惠被予以公开谴责处分。11月,西部牧业因对公司2016年度存货盘亏损失1525.11万元未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而遭深交所通报。

从产品质量问题频出到粗放式管理多次被监管部门通报,最终必然会给上市公司的业绩带来负面影响,西部牧业也正是这样一个典型。

西部牧业历年来的财报显示,2013年至2015年,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717.7万元、2248.94万元和2311.28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则分别为2900.24万元、2757.93万元和4157.18万元。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西部牧业拿到的政府补助远高于净利润,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政府补助,西部牧业这三年都是处于亏损状态的。

进入2016年,这样的情况变本加厉。这一年,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221.47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914.52万元。这也意味着,来自政府的补助冲抵了西部牧业近一半的亏损。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政府补助,其亏损已经接近1亿元。

2017年,政府补助已经难掩西部牧业的亏损。2017年前三季度,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8035.26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1943.64万元。

更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西部牧业2017年不能扭亏为盈的话,或将会因为连续亏损两年而被ST。

(原标题:西部牧业奶粉安全事件再现 粗放式管理存风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