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牛奶走出价格低迷 迎来进口固态奶挤占市场

2018/01/29 10:02      中国发展网

随着居民健康营养饮食观念的普及,“每天一杯奶”走上了百姓餐桌。但近年来,我国牛奶价格经历了多次大幅波动,出现“奶贱伤农、奶贵伤民”现象。

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大型超市主要牛奶品种零售价格止住了跌势,保持了相对稳定的价格。为了解临淄区牛奶市场运行情况,临淄区价格监测中心咨询了利群、东泰茂业等大型超市、集贸市场、大型奶牛养殖户。

刚刚走出价格低迷的国产牛奶又迎来了进口固态奶的挤占

国产品牌牛奶价格刚刚走出低迷。

经了解,目前牛奶价格已跌至近几年来的最低价位。2013年下半年,受天气、奶牛疫病等因素影响,全国多地遭遇“奶荒”,从2013年到2014年上半年近1年半的时间内,牛奶价格疯狂上涨。从2015开始,由于国内原奶产能的逐步恢复及进口奶源的冲击等原因,国内的牛奶市场开始遭遇波折。进入2016年牛奶市场遭遇崩盘,价格开始全线回落,年初每箱价格从41.6元跌至了36元,下半年又跌至32元/箱。2017年春节过后,价格继续回落。到年底止住颓势,当前茂业时代广场零售价格为32.8元/箱,比前期最低价29.9元/箱的促销价格提升了9.7%。目前乡镇等基层零售商店每箱价格也能维持住32元/箱。

伴随牛奶价格的回落及居民需求的增加,2016年以来东泰茂业超市有两大品牌的月均销售量基本达到4000-5000箱,相较2013年、2014年,销量增加了近1倍。奶企出于经济效益考虑,已经减产或停产低价的百利包奶,将生产重心投放在高端产品的供应销售。从2016年开始,临淄区主要牛奶销售品牌已难觅百利包装的身影。

相比常温奶价格的明显波动,临淄区主销的冷藏奶品牌—得益,价格相对稳定,250克的冷藏鲜牛奶基本稳定在2.3元/斤。

进口固态奶增幅较大,挤占了国内部分奶源的市场空间。

国内奶源过剩的同时,大量的进口大包粉加剧了市场的不平衡。海关数据显示,2017年1-9月份,中国进口大包粉60万吨,同比增加2成,平均价格2990美元/吨,同比增长24%,其中9月份进口4.1万吨,激增150%。

而面对从2015年以来出现的“卖奶难”困境,临淄区奶价继续下跌至养殖盈亏平衡线,部分中小户出现资金链紧张,杀牛去产,规模养殖进一步整合生产能力,由于前期去产能力度较大,目前临淄区原奶价格进入了筑底企稳阶段。国内进口奶粉的上涨,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国内奶源价格低造成的产量的削减。目前,乳制品市场供需关系已经逐步达到平衡,预计,近期原奶价格将以稳中回暖走势为主。

牛奶市场发展中受国内乳制品供需、养殖成本变化和国际乳制品市场的影响

近年来我国奶业的发展越来越多地表现出畜牧业固有的周期性,奶牛养殖从“风光无限”到“哀鸿遍野”,奶企从“奶荒”到“卖奶难”。我国奶业的发展深受国内乳制品供需平衡、养殖成本变化和国际乳制品市场的影响。目前,临淄区乳制品市场发展中存在着诸多问题

奶农缺乏“话语权”,原料奶定价机制不合理。由于国内奶农分布零散,规模太小,奶农缺乏集体议价的能力和条件,乳制品企业与奶农的利益关系不顺。据临淄区康拓奶牛养殖合作社负责人王荣月反映,该社一直为得益乳业提供原料奶供应,近期由于得益乳业需求量有所增加,目前收购价格为3.6元/公斤,较2017年最低的从前期的3.1元/公斤左右上涨了16.1%,收购价格虽然较“奶荒”时期2014年下半年创下的历史高位5元/公斤下跌较大,但是已经开始逐步摆脱低迷期。王荣月表示,原料奶价格当前还是由奶企说了算,想和奶企商量提价,奶企则会从其他养殖场收奶进行应对,在整个乳制品产业链条中奶农非常被动,处于弱势地位。此外,面对市场销量不佳,奶企采取限量收购时,奶农损失更大。该社原奶产量在去年经历减产后约为2000公斤/天,得益公司每天能收购1800公斤,剩余的奶量大概为200公斤左右,可以低价销售给散奶户。属于较为正常的小数情况,日收益也相对较好。

奶牛养殖场规模化发展仍受制于资金及土地等要素困境。养殖行业中,奶牛养殖前期资金投入巨大,多数奶户都面临资金难题。据临淄区康拓奶牛养殖合作社负责人王荣月反映,从2015年以来原奶价格持续走低,奶牛养殖成本接连上涨,养殖户一直赔钱经营。为维持规模经营,今年需要资金投入100万以上,尽管财政对奶牛养殖有贴息贷款,但需要真正投产验收才获取财政补贴,前期资金筹集面临很大的困难。此外,目前养殖环保力度加大,划定禁养区等措施,养殖场用地指标申请困难。

目前原奶价格处于历史同期低位,但依旧高于国外主产国原奶成本。与产奶大国对比,中国人均资源的缺乏是导致奶价高企的主要原因。由于奶牛养殖需要大量的土地和饲料投入,中国的高人口密度决定了牛奶生产的高成本。由于奶牛养殖环节相对于乳制品加工环节扩张难度更大,导致我国乳制品加工业发展领先于奶牛养殖业。乳制品加工企业对于原料奶的需求持续上升,是奶价上涨的重要支撑因素。

奶企加大高端液态奶生产比例,中低端市场生存空间遭挤压。为增大利润空间,多数乳企停产或减产中低端生产线,目光更多瞄准高端牛奶市场。目前牛奶市场同品牌价位最低的百利包牛奶已基本下线。大众化牛奶品牌的减少,基础纯牛奶生存空间的缩减,必然影响乳制品大众化消费及乳业的长远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奶业在各环节间的衔接上存在着一些突出问题。一方面,上游牧场和中游加工企业之间的利益链接机制并不完善。行情好时,乳企愿意收购国内的鲜奶进行加工;而行情差时,很多企业就违约去购买进口乳粉进行生产,导致国内牧场鲜奶无处销售,倒奶杀牛等现象也由此频发;另一方面,中游加工企业和下游消费市场之间存在信任上的缺失。君乐宝董事长魏立华曾说道,“我国乳品中的三聚氰胺已经消失,但是中国人心里的三聚氰胺并没有退去”。国内消费者对于国产奶仍抱有怀疑态度,对进口乳品信任度较高。

鼓励奶农集约化、企业化发展,发挥保险机制在稳定价格中的作用

鼓励奶农集约化、企业化发展。临淄区目前奶牛养殖还是以散养为主,养殖规模偏小,抗风险能力有限,无法体现规模化效应。鼓励养殖场走合作化,规模化是扩大产量、增强抗风险能力的一个重要手段。

减少中间环节,促进养殖户和鲜奶加工企业的直接对接。减少中间环节,有利于降低流通成本,增加养殖户的收益,提升养殖积极性,同时也可以间接减少加工企业的收购成本,鼓励企业与奶农很难建立起合作的一体化发展趋势,对双方的发展都是一件好事。

进一步发挥保险机制在稳定价格和相关方利益中的作用。对大型奶牛养殖场试点并推广牛奶价格保险,设立目标价格基准,一旦在保险期内牛奶价格的平均值低于一定价格,保险公司就对差额部分给予奶农赔付,政府也可以拿出资金进行保费补贴,进而增强养殖企业抵御风险能力,引导奶业市场早日告别从“奶荒牛贵”到“倒奶杀牛”的行业怪圈,促进乳品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4、做大做强消费者协会和生产者协会,让其与乳制品企业充分进行市场博弈进而形成合理价格。比如在“奶贱伤农”时,生产者协会可引导奶农缩小养殖规模,同时将奶农组织起来,“抱团”与乳制品企业进行议价,从而保护奶农利益。

5、完善对进口牛奶的监管机制。相关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措施,修改并提高牛奶的进口标准,让进口牛奶优质优价,从而和国产牛奶在市场上错位竞争,避免未来对国内牛奶产业产生冲击。

(原标题:乳制品市场的“春天”还有多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