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校园欺凌案人数同比增长过半 女生撑起半边天

2018/03/06 10:55      封面新闻

司法机关进一步加大了对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的打击力度,充分发挥刑罚的威慑作用,以建设安全、文明的校园环境,促进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2017年11月2日,因殴打同学,脱光其衣服拍摄羞辱视频并传播到微信群,犯罪时未满十八岁的5名花季少女分别被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11个月不等。

此案一曝,引起社会对校园欺凌案的极大关注。类似未成年人案件在最近几年也频频见诸各种媒体。

铁证如山 让未成年人校园欺凌案更多浮出水面

两会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主任郑新俭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透露,2017年前11个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的校园涉嫌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2486件3788人;提起公诉3494件5468人。

记者在2016年最高检的通报中发现,2016年同期,1月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提请批准逮捕的校园涉嫌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1881人;受理移送审查起诉3697人。

对比2016年和2017年的校园涉嫌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数字的变化不难发现,2017年前11个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的校园涉嫌欺凌和暴力犯罪人数比2016年同期增加了1907人,增长了50.3%。

涉校园欺凌案件数字的变化反映了什么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共青团中央青运史档案馆馆长王义军3月5日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说:“2017年全国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校园涉嫌暴力犯罪的案件数和人数高于2016年,这充分说明了司法机关进一步加大了对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的打击力度,充分发挥刑罚的威慑作用,以建设安全、文明的校园环境,促进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一位长期关注未成年人教育的专家告诉记者,数据的变化值得警惕,不过,校园欺凌案件数量的增加一方面与有关方面加大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加强对校园欺凌事件的关注度和查处力度密不可分。另一方面,手机、监控的使用普及和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把水面下不曾被发现的事件揭露出来,使校园欺凌案件留下了证据,为检查机关调查取证提供了依据,让批准逮捕决定有据可查。

校园欺凌案中女生“撑起半边天” 令人瞠目结舌

2017年2月28日,北京市西城区某职业学院的女学生朱某伙同另外四名女被告人在学校女生宿舍楼内,采取恶劣手段,无缘无故,殴打、辱骂两名女学生长达6个小时,期间五名女被告人还脱光了一名被欺凌女同学的衣服予以羞辱,并用手机拍摄了羞辱、殴打视频,还在自己的微信群进行传播......

2017年11月2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副庭长肖志勇法官当庭宣布:被告人朱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被告人赵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

犯罪时未满十八岁的五名花季少女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震惊社会。

听到判决结果,有三个女孩哭了,另外两个面无表情……宣判一结束,其中一个女孩竟然就哼着小曲儿走出了法庭,令人震惊。

无独有偶,据媒体报道,2017年4月中旬,安徽省太和县三堂中心学校发生校园欺凌事件,本校七(1)班女生小文(化名)在校内遭到9个女生殴打,还有1个女生负责拍摄视频并上传到网上。

事情发生后,安徽省太和县教育局免去了涉事学校校长的职务,6位责任人受到政纪处分。

对于参与该事件的10名学生,太和县公安局对其中8名女生作出行政拘留并处罚款处罚。对另外2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女生,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看管和教育。

这只是2017年曝光的几千件校园欺凌案中的其中两起个案,但是,却引发了人们对校园暴力和校园欺凌的高度关注。

王义军表示,“近年来,我国校园欺凌和暴力事件不断发生,严重危害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实施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的行为人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司法机关严厉打击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行为,是有效预防校园暴力犯罪的重要措施。”

对于校园暴力犯罪的起因,北京市高院副院长孙力认为,未成年人身心处于成长期,情感易冲动,好胜心强,认为他人行为侵犯“自尊”时,容易作出过激反应,甚至拉帮结伙约架、逞强斗狠。

近两年,党和政府出台多个文件,不仅发布了《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而且开展“法治进校园”全国巡讲活动,发布《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印发《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等。

横向比较国际方面的相关数据,显示未成年人欺凌案件中,女生的比例也居高不下。据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项目办公室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Office Of Justice Programs) 2015年做的一项针对校园安全的全国性调查显示,在12岁到18岁的学生群体中,女生在校内被欺凌的比例为23%,高于男生的19%,而这其中,多半是同性所为。

记者梳理发现,国内最近几年曝光的很多起校园欺凌事件也都有女生的身影,性质之恶劣令人瞠目结舌。

在王义军看来,女孩子参与校园欺凌较多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与男孩子相比,女孩子更感性,情绪波动大,容易被妒忌、怨恨等情绪左右,更容易受校园里经常发生的情感纠纷、日常矛盾等因素的影响,诱发校园欺凌和暴力的犯罪动机。二是女孩子实施校园欺凌和暴力多数是由犯罪团伙成员共同实施,多数是基于从众心理或朋友义气而参与,因此容易受法不责众、责任分散等心理的影响,实施欺凌和暴力行为的手段和情节较为恶劣。

“阳光校园、拒绝欺凌”法治教育,全社会正在形成合力

近日,上海市金山区检察院检察官走进该区同凯中学,为学生们带来了一堂题为“阳光校园,拒绝欺凌”的法治教育课,进一步提高未成年人的法治观念,提升自我保护能力。

在现场,该院检察官结合自身的办案经历,为学生们讲解了校园欺凌的含义、特点、原因、危害及预防对策,并结合校园欺凌案件中常见的罪名和典型案例,通过案例剖析、视频播放、现场互动等多种形式,为学生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法治教育课。

从2016年,共青团山西省委就以全团改革为契机,与省教育厅共同联合山西铸仁社工服务中心以“校园欺凌”为主题,在中职和普高共两所学校实施“阳光校园”驻校社工服务试点项目工作,并利用半年时间集结近百名专家、学者、基层一线教师、社工的意见建议,召开10余次座谈会、分析总结30多个案例,完成了《山西省“阳光校园”预防校园欺凌示范课课程教案》(试用版)的编写。

共青团山西省委在太原召开“阳光校园”骨干社工暨预防校园欺凌示范课培训班,对全省11市60所普通初(高)中和中职学校团委书记和法治教育负责人、班主任老师进行教案试点推行培训,并通过邀请来自北京和深圳的专家现场授课、分组讨论等形式进行探讨交流,为2018年在全省3000所初中以上学校中进行推广做好铺垫。

“阳光校园、拒绝欺凌”法治教育,全社会正在形成合力。如果在法律与家庭之间,依托社区、学校建立配套的社会帮教制度,有相关的机构、人员对于这类校园施暴者等涉罚未成年人进行帮教,并进行监督,那么解决当前的难题就有希望。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小玫表示,遏制校园欺凌,更重要的是专项立法。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针对现存司法保护制度不完备的问题,也给出了建议。“可以增设‘人格调查制度’,对未成年被告人的量刑应充分考虑其性格、家庭、经历等情况。还可以增设‘社会服务令’,对符合不起诉条件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推荐至公益性机构从事无薪工作并给予感化教育。”

(原标题:去年校园涉欺凌人数同比增长50%:女生撑起半边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