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四部委联手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

2018/03/07 12:02      华龙网

为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四部门办公厅日前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全面开展拉网式摸底排查,坚决治理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有安全隐患、无证无照、‘应试’倾向、超纲教学”等群众反映最强烈的6类突出问题

校外培训机构还会继续火爆吗?它们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各方对此又有什么看法?连日来,围绕上述相关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课外培训占家庭开支的“大头”

“你家小孩报了几个班?”“你们去补英语没有?”3月2日,市内一所知名小学门口,正等待小孩放学的家长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育儿心得。尽管刚刚开学,但记者了解到,这些家长已经给自己的孩子物色了各类校外培训班,少则一两个,多则四五个,孩子们的课外生活被安排得十分“充实”。

“孩子上课外培训班的费用已经占了我们家庭开支的‘大头’了。”赵女士对记者说,她的儿子在渝北区一所小学读五年级,本学期开学前两天,她给儿子报了奥数和英语两种课外辅导班。

“奥数班一个学期2270元,英语班只报了138节课(预计补习一年半),每节课190元,共26220元。”赵女士说,到儿子小学毕业,共有3个学期的奥数和英语培训,其费用约为33000元左右。

“寒暑假也会报班,每次课的费用在160~200元之间。”赵女士说。

记者粗略估算了一下,以寒假上课10天,暑假上课30天,且只报一个班计算,再加上平时的奥数和英语班,赵女士一年花在儿子课外辅导班上的费用至少20000元。

据重庆市统计局1月24日公布的数据:2017年,我市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4153元,其中,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193元。以此计算,赵女士每年花在儿子课外辅导班上的费用占到一个普通重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性收入的61.1%~66.1%。

事实上,很多家庭为此支出的课外培训费用远不止这些。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小学生放学后会进托管班。学生放学后,由培训班的老师辅导完成作业,这类托管班最便宜的为每学期700元。

“除了托管班,还要上钢琴课、书法课、舞蹈课,孩子不仅周末没有休息时间,一年的课外培训费还要花好几万。”在大坪某小学门口,一位等小孩放学的婆婆说。

“小孩参加课外培训并非个例。”一位资深教育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据他了解,“周一至周四,晚上参加课外培训的城市中小学生约占一半,其中大约有两成的学生会参加两个以上的课外班。到了周末,参加两个以上课外班的约占七成。”

前段时间,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现有中小学生1.8亿,参加中小学课外辅导学生超过1.37亿人次,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其中,31.6%的家长表示“给孩子报辅导班不管花多少钱都愿意”,还有26.6%的家长“愿意拿出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一半用于孩子的课外辅导”。

多数培训机构在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

记者在江北、沙坪坝、渝北等地调查采访时发现,我市许多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强化应试、竞赛类培训的现象比较普遍。

在江北区鲁能新城,一条不足1000米的大街上,有大大小小的20多家民办培训机构。有的在路边租门面办学,有的则干脆租用民居做教学点。走在路边的天桥上,一抬头就能望见密密麻麻的招生广告——从小学学科教育到初高中毕业冲刺集训班,令人眼花缭乱。

记者随意选择了几家了解情况。一所培训机构的接待人员直接宣称:“教师都是名师团队,可以帮助学生单科提高50—80分。”在一所居民楼内的“名师培训班”,记者根本没看到应该张贴出来的办学许可证。

沙坪坝区一所大型民办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坦言:“初中阶段学生的培训主要围绕中考进行,课程按照中考的知识点设置。小学生培训没有标准,大部分培训机构教授的内容比校内教学提前。而针对高中生的培训主要是数理化学科竞赛。”

在调查中,记者还发现,一些培训机构还存在“占坑班”现象。家住南岸区的张先生就表示,现在读六年级的女儿,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在市内某知名培训机构报了“占坑班”学习奥数,“机构老师告诉我们,会不定期通过考试,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名校。”

送孩子进培训班,家长也很无奈

对于相关部门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许多家长表示非常支持。表示送孩子进培训班,实属无奈之举——

“实行减负以后,小学大都在4点左右就放学了,我们没办法去接他,只好把他送去托管班。”

“我们不想让她输在起跑线上,宁愿忍痛让她牺牲一些课余时间,也不愿意她在以后遗憾,没有拿得出手的才艺或者成绩,落于人后。”

“与其说是在孩子的强烈要求下,还不如说是在集体补课风气的裹挟下,我们走上了校外培训之路。现在各类培训机构多如牛毛,良莠不齐,国家对其进行治理,可以免去我们不少麻烦。”

市内某中学教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中小学教育培训机构之所以火爆,是因为学校被禁止选拔学生,而学校本身又有招收优质生源的需求,所以一些学校借助培训机构推荐招生,这对家长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

市教科院专家邓平认为,校外教育培训热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加之用单一的分数标准来评价学生,导致以应试为特色的教育培训机构火爆异常。

减负,光靠治理校外培训机构还不够

“对校外培训机构开展专项治理目的是为了给广大中小学生减负。”重庆11中副校长李顺林称,此次四部门提出的治理任务,并非简单地否定一切校外培训机构和培训方式,也不是简单地禁止校外培训机构涉足基础教育学科类培训,而是通过提高和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准入门槛,根据规范标准该取缔的取缔,该规范完善的规范完善,该限制培训领域的进行限制。

“相关部门也应该向社会公布‘黑名单’,让那些有安全隐患、无资质、有不良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没有市场。同时,有关部门还应该不定期地开展专项督导检查,将治理成果加以固化。”李顺林说。

“仅靠教育部门内部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往往收效甚微。”重庆市教科院初教所所长康世刚表示,整治培训机构只是第一步,问题的关键是教育部门如何管好学校,切实规范办学行为,提高课堂教学效率。学生课外负担重,也与人才选拔机制有关,出台相应政策的同时,还需要从追求“学科成绩”转向提升学生综合素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只有切实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同时深入推进中高考录取制度改革,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才能给所有孩子良好的成长空间,也才能切实减轻家长的焦虑。那时,社会教育培训机构,也会从目前专注于学科培训,走向真正的兴趣培训,服务于学生的个性发展需求。

(原标题:国家四部委联手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