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托育场所如何更安全 建立家长志愿者模式

2018/03/12 11:28      红星新闻

如何使学前教育场所更安全,大概是很多家长都关心的问题。《政府工作报告》里的一句话,或许会解答不少家长心中的疑惑——“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不要光依赖机器来实现人与人的沟通,还可以建立家长志愿者模式,让志愿者轮流去幼儿园观摩。”这是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原副部长、总督学,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刘利民给“儿童托育场所如何更安全”支的招。

幼教老师队伍如何保障投入,又该如何进行专项培训?今年初,教育部曾公开表示,今年将加快推进学前教育立法。

怎样才能让家长放心?

信任老师,可通过志愿者模式建立信任

63岁的刘利民从2010年到2016年一直担任教育部副部长,而学前教育正是他曾经分管的领域。对于《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的“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这句话,刘利民颇有感悟。

“怎么做才能让家长放心,又该如何让家长更信任老师?”对于记者的提问,刘利民说,其实首先还是要信任教师,毕竟出问题的教师是极少数,大多数还是很有责任心,有事业感,有爱心的。监控,只是一种方式和措施。

“我们现在不要光依赖机器来实现人与人的沟通,我们可以建立一种家长的志愿者模式,让志愿者轮流到幼儿园去观摩。”刘利民说,北京有一些幼儿园就是这么做的。有些家长自己的孩子在那儿,他们轮流去看,一方面看到了全程,看到这些孩子在园里的状况,他们的活动、教学、饮食、睡眠,包括老师对孩子的教育等等,他都能看到。“最好的方式是建立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建立信任。”

而在3月10日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记者会上,刘利民也再次提到了学前教育这个主题。刘利民提到一组数字:现在,全国有24万所幼儿园,幼儿4400万。但尽管如此,学前教育仍然是教育体系中的一个短板,“公办园少、民办园多、无证园乱。”

这样的乱象需如何破解?刘利民提到了“扩资源、增普惠、强监管、提质量”这 十二个字。首先是要千方百计增加或拓展学前教育的资源供给,此外要重点、大力发展公办园,积极扶持民办普惠幼儿园。按照“十三五”规划,未来学前教育的毛入园率要达到85%,这应当是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现在的幼儿园资源里,只有67%是普惠园,所以,要加大对普惠园的扶持力度,政府要制定普惠园的标准,用财政性资金购买服务或进行奖补来扶持它。而在增加学前教育投入方面,刘利民提到,除了中央财政投入,各地政府也要推动出台学前教育的一些相关政策。

如何加大对学前教师的培训?

学前教师稀缺,需培训上岗把好入口关

而学前教育一直受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加大对学前教育教师包括保育员的培训,如何让这部分人才充实起来。刘利民说,政府一直在加大培训培养力度。

“我们从2010年到2017年,学前教育三年普及率从50%提升到了79%,但24万所幼儿园需要多少老师呢?”刘利民说,现在的高校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培养出这么多的学前教育老师,这样就把很多不是学前教育的人进行培训以后再上岗。而下一步要做的,则是把入口关把好,进入门槛的必须都是合格的老师。

“我们现在的门槛是否还需要提高呢?”对此,刘利民回答道,其实对于学前教育老师群体,门槛的要求并不低。如果都按照规定做得到,就已经很好了。“因为现在缺了几十万的教师,你培养周期是4年,你说说要算这笔账,得多长时间?”

“这些年,幼儿园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我们感到学前教育的师资发展跟不上当前的形势。”3月10日,刘利民再次提到了关于学前教育教师投入的问题。他说,有一位学前教育专家做了调研,学前教育的健康发展取决于师资队伍。学前教育教师的待遇是非常关键的一环。对于学前教育的教师,要加强他们在师德、法制方面的之前培养和之后培训,使得这支队伍能让家长放心。

此前,一直存在“想要把幼儿和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声音。对于这个建议,全国政协委员、北师大学前教育系主任刘焱并不同意。她表示,学前教育要放入义务教育其实是不大妥当的。在国际上,也很少有国家把三年学前教育放进去,最多把学前一年放进去。“你想想,义务教育是强制性的,3岁的孩子不想上幼儿园,那按照义务教育就得去。那合适吗?”

如何加强学前教师队伍建设?

切实提高教师待遇,加快学前教育立法

关于学前教育老师群体的收入问题,教育界一直有各种讨论。而全国人大代表、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庞丽娟在3月8日北京代表团组开放会议的发言中曾专门提出相关建议。

“学前教育机构,要以质量为评价标准,而不唯身份。”庞丽娟在发言中提到,要构建以优先发展公益性和普惠性幼儿园为主的公共财政投入的结构和机制。此外,要抓紧研究、制定出台相应的财政拨款标准。而很重要的一点,是加大对教师队伍、对学前教师队伍建设的投入,切实提高教师待遇。学前教育行动计划,到了一个要高质量发展的时候,就是内涵发展的时候。

“我们需要更多地投入到人身上,投入到合格的,有质量的学前教师队伍的建设上。”庞丽娟说到投入要更多用到教师队伍上的事情,刘利民也说到了。他说,现在幼儿园的老师,不同地方收入不同,但也就两三千块,有的还不到两千块。

“这么低的报酬,怎么能吸引人去做好这项工作。”刘利民有些感慨。在他眼里,学前教育立法,能够真正加大对学前教育老师投入的力度。

“在发展学前教育的过程中,立法是必不可少的。我们要加快立法进程,用立法的方式来明确各级政府在发展学前教育过程中所履行的责任,比如说规划、布局、投入、师资配备等。”这是刘利民对保障学前教育教师队伍的呼吁。

而关于老师收入问题,并不仅仅只是学前教育老师。庞丽娟在公开发言中还特别提到了乡村教师。她提到,根据调研显示,乡村老师现在平均到手工资是2000元到2500元每月。如果能够给他们增加一倍收入,比如4800元到5000元每月,这些老师就能够稳定地在乡村长期留下来。

“我建议实施乡村教师工资倍增计划,并且这个待遇是对岗不对人的,也就是说,你如果在岗,就可以有这份倍增的优惠。但如果你离开农村了,那就没有这个待遇了。这样有利于吸引更加稳定、合格的优秀人才在乡村从教,甚至是长期从教。”

(原标题:儿童托育场所如何更安全?委员:建立家长志愿者模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