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米松儿童用药安全引热议 谨遵医嘱儿童慎重外用

2018/04/23 13:37      中国经济网

4月18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朱学骏教授的一条微博引发热议。朱学骏教授在微博中强烈谴责了香港澳美制药就卤米松乳膏误导公众的错误行为。他指出,“卤米松乳膏属于超强效激素,对儿童应慎重外用,对婴幼儿,本人不主张外用!对成人,除非医生指导,否则不应用于面部及皮肤折皱部位”。这条微博经过广泛传播,不仅引起皮肤科业内人士关注,社会公众也感到疑惑甚至恐惧:儿童是不是就不能用卤米松?用了卤米松会不会产生严重后果?为此,记者采访了其他皮肤科权威专家及临床药师朱学骏教授,以更全面了解卤米松等激素类药物(激素有很多类,此文专指糖皮质激素)在皮肤科的应用。

朱学骏教授在微博中写道:最近在一个皮肤科界的学术会议上,见到香港澳美制药就卤米松乳膏所作宣传。宣称卤米松乳膏(商品名澳能)是“唯一明确指出儿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严重的误导!卤米松是一个超强效激素,这是国际公认的。我国,在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分会2011年发布的“糖皮质激素皮肤科规范应用手册”及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发布的“规范外用糖皮质激素类药物专家共识”(《中华皮肤科杂志》2015,48(2):73-75.)中都明确将卤米松归类为超强效激素,并指出“尽量不用于小於12 岁儿童;不应大面积长期使用;除非特别需要,一般不应在面部、乳房、阴部及皱褶部位使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临床用药须知”(2010年版)卤米松用药中明确写着“儿童应慎用,治疗不应超过7天”(第1351-1352页)。

朱学骏教授表示,很长一段时间,国内对激素外用的分类管理宣传不够。外用不分激素强弱,如在婴幼儿及儿童使用超强效激素或长期外用强效激素;在成人面部或皮肤折皱部位外用强效或超强效激素,发生了不少问题,如“激素依赖性皮炎”或“激素性皮炎”。针对此,具有权威的皮肤科学界发布了规范应用手册或专家共识。而香港澳美制药无视学界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临床用药须知”中有关卤米松外用的注意事项,宣称卤米松是“”唯一明确指出儿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

朱学骏教授向香港澳美制药提出质疑:“唯一明确指出儿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有何依据?!这样的误导会造成严重后果。

朱学骏教授表示他正将此问题向有关部门反映,同时发表在本人微博上。“希望网友们正确外用激素。卤米松乳膏属于超强效激素,对儿童应慎重外用,对婴幼儿,本人不主张外用!对成人,除非医生指导,否则不应用于面部及皮肤折皱部位。”

卤米松是使用多年治疗皮肤病的强效激素类药物

朱学骏的文章发布后,被转发2000多条,收获3000多个点赞,600多条评论,大多数评论都是支持朱教授的观点,也有网友认为朱教授“说话不严谨!严重带有个人色彩”。

不论支持与否,激素类药物在皮肤病治疗中究竟有哪些作用,卤米松能不能用于儿童是很多人最为关注的问题。即使朱学骏教授也只是指出儿童应该慎用卤米松,并不是说就不能用,但很多公众的理解是,儿童就不应该使用卤米松。

中国科协第五批首席科学传播专家、中国药学会合理用药科普传播专家团专家、北京协和医院主任药师张继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卤米松是一种强效的激素类药物,具有抗炎、抗过敏作用,作用快、效果强,一般用于湿疹和银屑病等炎症免疫性皮肤病如湿疹、银屑病的治疗,在我国已使用多年。她表示,任何药物都不应该滥用,包括激素。激素在使用时应该慎重,特别是强效激素,在脸部、会阴等娇嫩部位使用时更应慎重。如果长期应用于面部,会导致皮肤萎缩、色素沉着、毛细血管扩张、毛发增生等皮肤方面的不良反应。

张继春主任药师介绍,激素的不合理使用在基层医院较为多见,如使用激素用于退热等。在皮肤疾病治疗方面,也存在滥用现象,如有的不法厂商在美容祛痘产品中违法添加激素,虽然短期效果明显,但长期使用会给使用者带来不良后果。

张继春主任药师强调,皮肤病外用激素需要得到皮肤科专科医生确诊后才能使用,并在专业皮肤科医师的指导下使用药品,使用前必须排除感染性皮肤病。如果是真菌感染的话就不能使用,因为激素加快真菌繁殖,加重病情。

卤米松在儿童中的应用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激素在1948年被发现和使用,至今已在临床上整整使用了70年。我国另一位著名皮肤科专家、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前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现任主任委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皮肤科主任张建中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激素是人类医药史上划时代的发现,不亚于抗生素的发现,由于激素的发现和临床应用,很多炎症免疫性疾病得到控制甚至治愈。它挽救了数以亿计患者的生命。如系统性红斑狼疮,在没有激素之前,约40%的患者在确诊后3年内死亡,而现在系统性红斑狼疮10年生存率已经超过90%。这种进步,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激素的应用。

在皮肤病领域,1952年激素类药物开始外用,最早使用的是氢化可的松,经过不断发展,目前已有上百种外用激素类药物,包括卤米松。据张建中介绍,我国对激素类药物的分类沿用欧洲标准分为4类,即弱、中、强、超强四个级别。卤米松属于超强一类,这一类药物还包括丙酸氯倍他索、氯氟舒松、戊酸倍他米松等;最弱的是氢化可的松。在谈到外用激素类药物在皮肤科临床的使用时,张建中教授认为治疗应该因人、因病、因部位、因疗程不同而用药也不同。一般来说,对面部、会阴等部位建议使用中、弱效激素类药物或非激素类药物,对四肢、躯干等皮肤较厚的部位可以使用强效激素,如卤米松等药物。我国对儿童的界定是14岁,凡14岁以下都是儿童,临床上年龄较大儿童的皮肤病如严重的特应性皮炎,皮肤肥厚和苔藓化也可短期应用卤米松,但要控制用药时间,一般掌握在一周到两周以内,病情控制后,及时调整为中效激素和弱效激素。

卤米松是处方药,必须在医生指导下应用

张建中教授指出,除氢化可的松等少数弱效激素外,包括囟米松在内的绝大多数外用激素类药物都是处方药,即必须凭医生处方才能购买和使用。在使用外用激素类药物时,选用哪一种药物,如何应用,疗程多长,如何调整等应该由医生决定;医生处方药物时也要向患者交代清楚用药的注意事项,患者应当遵医嘱用药,才能保证疗效和和安全性。

谈到厂家的宣传对医生的处方有没有影响,张建中教授认为,医生的用药原则是经过多年培养和实践形成的,企业的学术推广一般很难影响医生的用药原则。厂家宣传自己产品的优点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基于科学,要有临床依据。

不要恐惧激素

张建中教授主编了《糖皮质激素在皮肤科的规范化应用》,书中指出,激素类药物对于许多皮肤病是首选药物,疗效肯定,种类齐全,价格低廉,使用方便,如遵医嘱应用绝大多数是安全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建中强调,目前我国在激素使用方面存在两个极端,一个是不规范使用,即乱用,另外一个是不敢用和不愿意用,如在皮肤科患者中相当一部分有激素恐惧,医生在处方激素类药物时,患者要么是拒绝,要么是质疑,医生往往要费很大的时间和精力才能说服患者遵医嘱用药。临床上常常见到一些患者由于不敢用激素,或过早停药而造成疾病控制不理想和复发。因此教育患者如何正确认识激素如何正确使用激素是皮肤科医生的一项重要任务。

(原标题:澳美制药卤米松儿童用药引热议 专家:非绝对不能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