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中国奶粉信心,乳业大咖颜卫彬眼中痛定思痛的十年|委员故事

2018/07/31 10:54      湘声头条

1.webp

早上6 点起床锻炼,7 点与新西兰公司总经理开电话会议,8 点半到达公司总部时,省政协委员、澳优乳业(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颜卫彬算了一下,此时新西兰工厂已经开工4 个小时,澳大利亚工人们已经上班2 小时,而荷兰员工正在酣睡中。

尽管身在内陆城市长沙,但颜卫彬的工作模式是国际化的,需要克服各国时差处理事务,言语间也常会蹦出英文。每天10 多个小时的工作强度,让助理一度担心他顶着黑眼圈出镜会影响形象。

进入乳业15 年,颜卫彬见证了中国配方奶粉行业的巨变。在他眼中,2008 年发生三聚氰胺事件以来的十年,是政府、社会和中国乳业痛定思痛的十年。

6 月4 日在政协云委员工作室值班时,面对网友关于中国配方奶粉质量的犀利提问,颜卫彬写了一条长长的回复——“中国乳业目前处于质量最好、监管最严格的时期,现在行业进步了,但消费者的信心还没有恢复,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才能实现这个产业从源头到餐桌的正向良性循环。”

“在湖南发展乳业好比沙漠里种水稻”

“一帮湖南人偏要在沙漠里种水稻”,回想起2003 年联合创建澳优时,颜卫彬笑着这样形容。许多人熟悉澳优品牌,却并不了解其地道的湖南基因。

1966 年出生的颜卫彬,高考时正好遇上中国急需既懂机械、外贸,又懂英语的人才,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CMEC)联合湖南大学培养机电外贸专业大学生,他成为其中一个。

大学毕业时,正值1988 年海南建省,随着“十万人才下海南”的大潮,颜卫彬到了湖南省政府驻香港窗口公司—— 三湘集团海南公司工作。1991 年他回到CMEC,几年后成为海南公司业务副总裁,之后被调回北京。

多年从事国际外贸,颜卫彬跑了很多国家,小时候吃不饱的记忆,让他对食品格外关注。当时国内的食品种类和品牌有限,而国外超市商品琳琅满目,这种丰富度差异在刺痛他的同时,也让他发现了商机。

彼时,以房地产起家的湖南新大新集团董事长伍跃时也对食品业产生兴趣。2001 年,伍跃时的一声召唤把颜卫彬带回了长沙。现在,澳优总部就在长沙黄兴中路新大新大厦,显示出两家集团的深厚缘分。

新大新创办沐林食品,并曾短暂控股亚华种业,这段经历让伍跃时和颜卫彬接触到乳业,看到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婴儿主食品市场的巨大潜力,因此于2003 年创办了澳优乳业,由颜卫彬担任董事长。

湖南草场缺乏,高湿环境,本地难以提供稳定的优质乳源,这被颜卫彬戏称为“乳业沙漠”:“我们只能从看似没有路的地方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经营亚华和沐林食品期间,公司需要从全国各地调奶源;创办澳优之前,创始团队对中国乳业进行了详细调查和战略扫描,他们感知到了国内部分奶源存在的不安全隐患。

于是,澳优从成立之初即由澳大利亚乳制品公司贴牌生产。正是这种选择,让澳优避开了那场中国乳业的黑天鹅事件。

“这是国家对诚信企业的褒奖”

2008 年,全国各地接连发生食用三鹿奶粉的婴儿患上肾结石的案例,随后在该品牌奶粉中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此后,多家品牌奶粉都被检出三聚氰胺,这一事件在深深刺痛国人神经之余,也重创了中国乳制品信誉。

当年9 月,国家质检总局紧急在全国开展了婴幼儿配方奶粉三聚氰胺专项检查,并公布了未检出三聚氰胺的87 家合格奶粉名单,澳优在名单中位列第一。

“这是国家对诚实守信企业的一种宣传和褒奖。”当时市场对合格奶粉的需求井喷,本应趁势占据市场份额的澳优,却因奶粉生产受制于人而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对此颜卫彬略有遗憾,“我们没有分到市场的最大一块蛋糕,但踏上了时代的节拍”。

诸多不确定性因素,让颜卫彬看到了自身拥有资源的重要性,“靠别人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尽快启动供应链建设计划。”2011 年,澳优控股荷兰百年乳企海普诺凯,当时国内乳企的海外并购案例还寥寥无几。

2012 年前,颜卫彬的主要精力放在隆平高科这家上市公司;2012 年,他全职回到澳优,推动澳优走上国际化快车道。

2018 年6 月,澳优因将澳大利亚乳业公司Ozfarm Royal PtyLtd 收购为全资子公司而备受业界关注。如今,澳优海外员工达到800 人

“中国人的奶瓶要端在自己手上”

2.webp

曾因三聚氰胺事件受西方同行嘲笑的颜卫彬明显感到,十年来再没有爆发丑闻的中国乳业,海外声誉正在逐渐恢复,“他们找不到最近的案例来挖苦或者打击我们。”

2016 年10 月1 日,被称为史上最严的中国婴幼儿奶粉注册制正式颁布,奶粉行业开始洗牌。

根据配方注册制的规定,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的注册申请人必须为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的企业,并具备相应的研发、生产和检验能力,门槛的大幅提高让大量中小品牌被淘汰。

颜卫彬笃定地告诉湘声报记者,目前中国对于婴儿配方奶粉的监管是全世界最严格的,国家机构实时抽样检测,每周、每月都公布检测结果,企业压力山大,时刻不敢放松。

“我们的同事都是生活在高压之下,公司标准比行业标准还高,内部也有一套严格的问责制度。”在颜卫彬看来,这种严格监管起到了明显效果,现在是中国奶粉质量最好的时期,不输国外奶粉,选择优质国产奶粉的消费者越来越多。

近年来,颜卫彬在不同场合呼吁行业建立起产品自信:“袁隆平先生说,中国人的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我们认为,中国人的奶瓶也要端在自己手上。”

对话

“没想到三聚氰胺事件后果那么严重”

湘声头条:2008 年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之前,您对这种现象是否有所了解?

颜卫彬:我们成立澳优的原因之一,就是看到了当时中国乳业的这种潜在风险,并对此忧心忡忡。当时大部分乳源来自分散式家庭农场,而不是现在规模化、集中化和规范化生产,小规模农场没有快速冷藏设施,奶挤出来容易出问题,就需要添加剂。这是当时生产和经济条件决定的系统性问题,不是一个企业可以解决的。

湘声头条:事件发生后,您有何感受?

颜卫彬:我一直认为问题爆发是迟早的事,所以不会像公众这么震惊,但还是非常痛心,没想到影响范围这么大、后果这么严重。另一方面我感到庆幸,这个盖子到了必须揭开的时候了,终于有媒体揭露、有国家部门重视这个事,这对行业是个好事。没有这种大的事件影响,有些事情就会温水煮青蛙。所谓不破不立,带伤运行今后会导致更大的伤,耽误下一代。

这次事件对诚信的公司是好事,真金不怕火炼,澳优在国家公布的合格名单中排列第一,得到了许多消费者信任。

但有些舆论浑水摸鱼、趁火打劫,故意引起恐慌,甚至恶意抹黑。当时乳业属于多头监管,九龙治水,一些个人和媒体希望从企业获取个人利益,在法治和社会治理不健全的情况下给我们造成了困扰。

中国乳业处于质量最好、监管最严格时期”

湘声头条:三聚氰胺事件后,中国奶粉市场一度成为洋品牌的天下,由于海外奶粉代购量过于庞大,有的国家超市针对中国人推出了奶粉限购政策。看到这些新闻,您和同行们有何感受?

颜卫彬:真是自尊心一次又一次受伤,其实也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放大(中国乳品的问题)。2008年以后,中国奶粉的质量在逐步改善,不应该把旧闻一遍遍来炒,让行业声誉一直抬不起头。

同行们也感到无奈和悲哀:为什么我们一直在改进,就是得不到认可呢?但我们不能埋怨消费者,消费者有选择好商品的权利。中国乳业需要时间来疗伤,重建产业声誉,重建消费者对中国乳业的信任。

湘声头条:回过头看,如何评价三聚氰胺事件对中国乳业的影响?

颜卫彬:这次事件一方面严重损害了中国乳业声誉,伤害了消费者对于国产奶粉的信任;另一方面重塑了中国乳业,通过大浪淘沙,淘汰了一批不讲求质量、追求短期效应的企业。

目前中国乳业处于质量最好、监管最严格的时期,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国家花这么多力气、这么多钱对奶粉进行密集的实时检测,都是在市场上买产品进行抽样检测,企业完全不知情,每周、每月通报结果。相关法规也非常严格,实行严厉问责制度。这么一套严格监管使企业门槛提升,进入门槛的都是有实力、有水平的企业,客观上促进了行业进步。

事实证明,现在从境外代购奶粉的人越来越少,比如澳优很多产品也在国外上架,你买回来也是一样的奶粉。

相关阅读